光行者ABC


譯者﹕城市之光

光之工作者的身份

光之工作者就是那些內在帶有強烈意願,想把光~~知識、自由和自愛~~散播開來的靈魂們。他們感覺這是他們的使命。他們通常被靈性和治療類的工作所吸引。因為他們內在所感受的深深的使命感,光之工作者通常感覺自己與其他人不同。他們在他們的路途中,遭遇各種不同的障礙,生活通過這種方式激發他們,去尋找他們自己獨特的路途。光之工作者幾乎總是單獨的個人們(solitary individuals),沒有融入已有的社會結構中

何謂<光之工作者>?

光之工作者這個詞可能會引起一些誤解,因為它似乎將某一群人,從眾人之中拔高特殊區分開來。這個概念可能被誤解為暗示著,這部分人比其他人要高(superior)。這種思維方式與光之工作的本質和意圖是相違背的。

讓我們在這裏簡短地講一講它錯在哪里。

首先,說任何人高人一 等(superior)通常來說,都是一個未受啟蒙(unenlightened)的行為。它們阻止你們向一個自由和愛的意識成長。

第二,光之工作者並不任何人“更好”或者“更高”。相對於那些不屬於這個群體的人來說,他們不過是擁有一個不同的歷史。因為這種特殊的歷史,這歷史我們下面將會談到,他們擁有一些心理的特徵將他們與其他人分開來。

第三,任何一個靈魂在靈魂發展的某個階段,都會成為一個光之工作者,所以“光之工作者”的標籤並不是預留給某一部分靈魂的。儘管有可能會造成一些誤解,我們還是使用“光之工作者”這個概念的原因是,與這個名字相關的一些東西能夠觸動到你們內在的記憶,幫助你們回憶你們是誰。

還有一個原因是它有一種實際的方便,因為這個詞在當代靈性資料中被頻繁使用。

光之工作者的歷史來源

光之工作者攜帶了比其他人更快到達靈性覺醒的能力。他們攜帶了一個快速靈性覺醒的內在種子。因為這樣,如果他們選擇覺醒的話,他們將會比絕大多數人走得更快。再一次,這並非是因為這些靈魂比其他人“更好”或者“更高”。不過,他們比此刻在地球上轉世的絕大多數靈魂要老。這裏所說的“老”應該被理解為體驗上的,而不是時間上的。

光之工作者在地球上轉世和開始他們的使命之前,就已經到達了某個開悟的階段。他們有意識地選擇被這個“生命的業力之輪”所牢牢抓住,體驗這其中的各種形式 的迷惑和幻覺。他們這樣做是為了完全地理解“地球體驗”。 這將有助於他們完成他們的使命。只有他們自己經歷了所有無知和幻覺的各個階段,

他們才能夠最終掌握去幫助別人的工具,以幫助別人到達一個真正快樂和開悟的狀態。

為什麼光之工作者們要如此熱切地進行,去幫助人類的這項使命,以致於他們會冒著很長的世代,都陷入這沉重和疑惑的地球生活的險呢?這是一個我們將在後面深入展開的問題。就現在我們想說它跟星系的業力(galactic type of karma) 有關。

在人類在地球上的誕生之初,光之工作者們就在場。他們參與了人的製造。他們是人類的共同製造者。在製造的過程中,他們做出了一些讓他們事後深深遺憾的選擇和行為。他們現在在這裏是在為他們當初的選擇做一種補償。

在我們進入這一段歷史之前,我們首先來列出光之工作者的一些特徵,這些特徵將他們與其他人區分開來。這些心理特徵並不是特殊屬於光之工作者的,也不是所有的光之工作者都會在這些特徵中找到完全對應。繪出這個列表,我們只是想要給出一個光之工作者的心理特徵的勾畫。關於這些特徵,外在的 顯現的重要性是遠遠低於內在的感覺的。你們在內在所感覺到的是比你們在外在所顯現的要重要得多的。

光之工作者的心理特徵:

一、從童年起,他們就感覺到與別人不同。通常,他們感覺到與他們隔絕開來、孤獨和被誤解。他們通常後來都通過他們自己獨特的方式,來尋找自己的路的個人主義者。

二、他們在傳統的工作或者機構中都不會感覺很舒服。光之工作者是天生的反權威者,也就是說他們天生就抵觸,那些通過權力和特權而來的決定和價值觀。即使他們看起來很弱小和害羞,這樣的反權威的特徵一樣存在。這與他們在地球上的任務的本質是相關聯的。

三、光之工作者會被吸引去以治療者或者教導者的方式去幫助別人。他們可能是心理諮詢師,治療師,教師,護士等等。即使他們的職業不是以直接的方式去幫助別人,為了人類的更高利益而有所貢獻的意願是清晰存在的。

四、他們對生活的展望中帶有所有的一切是相關聯的靈性感覺的色彩。他們在意識中或者潛意識中,攜帶著那些不來自地球的光之地域的記憶。他們可能會偶而懷念這些光之領域,並且感覺自己在地球上像一個陌生人

五、他們很深地尊重生命,通常表現為對動物的喜愛、對環境問題的關注等等。人類行為對動物和植物王國的破壞,給他們內在帶來很深的悲傷的感覺。

六、他們很熱心、敏感和富有同情心(empathic)。他們可能碰到攻擊性的行為都感到無法處理,他們通常會無法為自己而保持立場。他們可能會有些夢幻、天真或者高度的理想化,還會不夠紮根,也就是腳踏實地。因為他們很容易吸收周圍人的負面情緒和感覺,所以對他們來說,不時的獨自待著是非常重要的。這樣他們才能夠分清楚,哪些是他們自己的感覺,哪些是別人的感覺。他們需要獨處的時間以和自己還有大地母親相連。

七、他們在地球上生活的很多世中都跟靈性或者宗教深深相關。在你們舊的宗教系統中,他們曾經以非常大的數量在其中以和尚,尼姑,隱士,通靈者,巫女,巫師,牧師等等的身份出現。他們是做一座在可見與不可見世界的橋樑,一座從日常地球生活到 死後神秘領域、上帝的領域的橋,在好和壞的靈魂之間的橋。為了完成這個角色,他們通常總是被拒絕和排斥。你們中間的許多曾經因為你們的天賦而被審判燒死。這種迫害在你們的靈魂 中留下的深深的創傷。這也許會在現在顯現為,一種不敢完全紮根於此的恐懼,一種完全臨在在這裏的 (present)恐懼,因為你們記得曾經做你們自己而被殘忍地攻擊。

迷失:光之工作者的陷阱

和其他人一樣,光之工作者可能同樣會被捲入無知和幻相之中。雖然他們和別人的起點不同,但衝破超越恐懼和幻象,而達到開悟的能力,卻可能因為很多因素而被阻擋。(我們這裏所說的開悟是指這樣一種狀態,在這種狀態中你們明瞭你們的本質是光,在任何時刻都可以選擇光。)

對光之工作者來說,一個阻止他們開悟的障礙是他們攜帶了沉重的業力負擔,這可能會讓他們偏離軌跡很長的時間。如同我們開始說到過的,這個業力負擔跟他們在人類在此世界剛產生時,所做的一些決定是相關的。這些決定是對生命很不尊重的(我們在書的後面部分會談到)。所有的現世的光之工作者,希望能夠糾正他們過去所犯的錯誤,從而恢復和珍惜那些,曾經因他們的錯誤而被破壞的東西。當光之工作者們經歷業力的負擔而持續前進,也就是說,當他們放掉自己,以任何形式的對權力的需求的時候,就會意識到他們自己在本質上是光之存有。這將使得他們能夠幫助其他人找到他們的真我。

不過首先,他們必須自己經歷這個過程。這通常來說,這在內在層次上需要非常大的決心和堅持。因為社會給他們灌輸一些,與他們的本性相違背的價值觀和評判的理念,很多的光之工作者在此過程中迷失了,陷入了自我懷疑、自我否定的地步,甚至陷入抑鬱和喪失希望的境地。因為他們無法融入現有的系統和規範秩序之中,所以他們得出結論說, 一定是自己出了什麼大的問題

現在,光之工作者們需要做的是,停止從外在尋求得到認同

從父母、朋友和社會那裏。那些現在正在閱讀這段文字的朋友們,在你們生活中的某個點上,你們將不得不,要去進行一個跨時代的重要一躍,以到達真正的開悟。意思就是,你們將獲得真正的力量,也就是說,你們將真正相信你們自己,

你們將真正尊重,和按照自己的天賦和內在的知曉而行。我們邀請你們去如此 做,我們也保證我們會在此過程中陪伴你們走每一步――就像在不久的將來,你們也會像這樣陪在其他人身旁。

<轉貼自《約書亞的傳導》>

廣告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本篇發表於 channelling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