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紛的音球


看到這個發現,滿眼淚水,不因聲音圖像美如麥田圈或曼陀羅,而是大家終於發現音波應為音球,呼應我和同伴在阿特蘭提斯時代的實驗。三年前大伙一起默想,我心眼見到原班人馬在實驗室研究飄浮半空的光球可作訊息傳播及雕刻工具,意會這與今天麥田半空出現旋轉光球後瞬間麥田圈成形有關。我們同時意識到那是阿特蘭提斯時代,那時我們都是科研同事。默想中同伴發現這些球體與聲音有關,大致見到眾人的分工,不過大家無法用地球語言詳細說明出來。

——–

12琴音圖像首現

山隆‧勞瓦克,一位新西蘭畫家,委託CymaScope把12個鋼琴音符化為圖像。CymaScope 準備用錄像來做,因為他們看到當敲打A1音符的弦線時,琴橋上的和弦都出奇地產生能量變化,並非如一般想像的穩定。雖然耳朵能辨別和弦變化,不過採用CymaScope,這些變化首次以聲音物理學來顯現。

山隆很高興,他有此評價﹕「我總著迷於怎把那些看不見的種種翻譯成看得見,親近人,尤其以色彩和幾何去顯現,cymatic技術的效果獨特又感人,讓人們認識聲音、色彩及幾何圖形的關連。」

音樂的絕對意義

看不見的宇宙的幾何,頻率的細緻痕跡間的諧應,一切從中顯現。

這壯美交響樂的指揮乃宇宙創造者,有人說那是神。

人眼中的音樂

聽得見的頻率細緻痕跡間的諧應,通常令人心擴神怡。

還有較少人知道的是音樂可神奇地從無形中創出有形。只要觀察音樂對水的影響,就知道音樂那看不見的幾何。幾乎所有聽得見的聲音本質上都像汽球,並非如一般認為的波浪形。如果肉眼能見,音樂直如閃閃發光的萬花筒球體。

<摘譯自這裡,讀者click入去可以彈琴互動出圖像>

廣告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本篇發表於 music, new technology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