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時間了! 站出來吧!


全部,香港進行中。
沒時間了!
站出來吧!

國民教育支出6年增18


議員斥隱形開支 促教局交代帳目

【明報專訊】教育局撥款辦國民教育的支出近年急增,本報翻查歷屆預算案,發現國民教育支出在2006/07年度僅500萬,到今年經常支出急增至9600萬元,6年急升18倍(未計5億元一筆過額外課程津貼),教局至2009年才於預算案披露國民教育是支出綱領之一,之前數年支出一直「化整為零」隱沒於課外活動、教師培訓等範疇內。有立法會議員斥政府隱瞞,要求政府詳細交代歷年開支。

http://news.mingpao.com/20120711/gok1.htm

博訊記者香港消息,據今日在香港參加香港回歸15周年保安工作的廣東維穩辦劉姓處長透露,中央政法委與宣傳部門曾於三年前制定一項計劃,旨在對香港加強宣傳與教育,並對、異議分子實行更嚴厲的分化與打擊,從而對香港人心進行有效的控制。這項計劃被內部人士笑稱為”和平演變“計劃。這項計劃是在中央擔心香港民主趨勢無法阻擋,香港有可能再次淪為西方反華基地的時候,由中央維穩辦負責制定的,但據知情人士透露,這項計劃出來后,並沒有引起注意,源於政治局對此計劃存在異議,並沒有正式通過。但沒有通過的計劃也在維穩辦與政法委的主導下開始部分實行。

這項計劃包括對香港的異議人士進行分化與控制,切斷大陸維權人士與香港的聯系,尤其不讓香港的維權人士借香港這塊”自由“之地進行抗議示威,在港人造成不好的影響。計劃還包括對香港媒體的”關注”,扶持支持一國兩制政策,愛港愛國的媒體,對破壞香港一國兩制,尤其過多干涉大陸內部事務(指維權)的媒體,採取一些阻止他們在大陸採訪的活動。這個計劃礙於中央的政策,並沒有提到收買與收購港媒的事,據另一個消息來源透露,未來幾年,北京相關部門將會對香港媒體進行某種方式的“支持”與“注資”。

據劉處長說,在香港推廣愛國主義教育,推廣國家認同,以及加大簡體字佔住量,也是重要的一些步驟,但政府將會慎重處理,尤其對愛國主義教育與國家認同,希望香港愛國力量能夠自行解決。

劉處長說,由於按照基本法,下一屆特首就要實行直選,立法會也要直選,北京感覺到很大的壓力,加強愛國主義教育,不但收回主權,也要收回香港民心,成為北京未來五年的主要任務。


回顧過往的七一,也有不少能有效改變政府施政的例子,包括了2003年阻止了23條的立法,及去年迫使政府為立法會的「遞補機制」進行諮詢。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7/201207011959.shtml

via 學民思潮 (*1)
Tommy Cheung Sau Yin:

剛剛,
有位學民成員通知我, 有位姓吳的女老師,
看到我們學民成員, 遭警察噴胡椒噴霧, 就捐了$5000給我們,
叫我們記住要買多些物資, 應付明天的遊行.

我跟她通了電話,
感動得就快哭了,
除了不斷的謝謝她之外,
我亦不知道,
如何回應她對我們的這份關心.

我們, 原來並不孤單,
許多朋友, 都會願意支持我們,
我們一定會不負所托,
盡力捍衛香港 !
令昏迷的香港醒來 !

*1 學民思潮(Scholarism)是由一班九十後組成的學生組織,主張以社會行動介入政府施政,堅信著「立於街頭,走進人群」。「學民」表示著學生也是社會公民的一部份,學生不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乃是現在社會公民,學生絕對有權力影響政府施政。

http://www.facebook.com/Scholarism/info

身邊的人主動協助我退往路旁,有人立即用水替我清洗。清洗過後,我回到街尾休息。坐在路邊,雖然努力強忍,仍沒法控制淚水。此時,雙眼、面頰和雙手的皮膚感到陣陣刺痛,內心的傷痛更難忍受。我不明白,赤手空拳的學生,進行和平集會,何以會遭受如此對待?

那隻手持胡椒噴霧的手,躲在大隊軍裝警員的背後,以「有殺錯,無放過」的方式,左右亂噴。在我眼中,完全展露了當權者沒有面對群眾的勇氣,毫無誠意聽取市民的聲音,甚至是「害怕」市民。

我雖然皮肉遭殃,但信念卻更堅定。心中所想的,是翌日「七一」遊行,一定要以行動向當權者說「不」,絕不向強權低頭。警方這樣對待和平的示威者,只會激起更多人的憤怒,更多人覺得要走出來發聲。

這一天,我體會到民主、自由和個人權利,必須自己主動爭取,不能等待施予。警方以為可以用胡椒噴霧把我們驅散,把我們嚇倒!我要告訴當權者,痛過以後,我更有勇氣,我會站得更前。

在我會合了其他在場成員之後,便一直坐在街尾附近休息,等待那天負責在旺角擺街站的成員趕過來。在我們通知了那一隊成員我「出事」後,他們趕去買洗眼水等急救物資,然後過來灣仔找我。其實我自己沒有想過他們會趕過來的,因為好像沒多大必要。

然而,等到他們一行近十人從地鐵站跑過來,我心中真的很感動。在他們手忙腳亂地拿出剛買的洗眼水和清水給我之際,我真的感受到他們對我的關心和愛護。他們會一人一邊幫我用水冲洗兩隻手,再協助我冲洗雙眼。縱使受傷的位置依然疼痛,但是一股暖流在我心中經過,讓我慢慢的靜下來,而痛楚亦好像減輕了。在他們幫我處理好受傷的位置之後,他們仍然一臉擔心的看着我,恐怕我再一次開始疼痛。看着他們,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

這一班人大都只認識了沒一個月,但是他們已經這麼的關心我、相信我。那一份戰友之間的情誼,真的不可能在另一個地方找到。大家都向着同一目標和理想去做每一件事,互相之間的協調和幫助,實在是難能可貴,能夠和他們並肩作戰是我的榮幸和驕傲。

感謝明白我的父母

而在我「中椒」之後,亦通知了我的父母。其實他們都頗為冷靜,在知道我無大礙後,爸爸更在電話裏笑說: 「幾好呀!連我都沒有嘗過胡椒噴霧,你現在又多一點經驗了。」但我想他們都擔心我的,只是沒有說出來。

我亦很感謝父母一直都明白我所做的一切,不會如其他父母一樣,聽見子女稍為出什麼「亂子」便要他們退出或反對他們的行動。爸爸媽媽一直這樣的支持我,我真的很感激他們,因為知道很多戰友沒有家人的支持,甚至有些是極力反對。從這一次的經驗當中,我更感受到父母的支持和重要,很想衷心地說一句:多謝!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5%AD%B8%E6%B0%91%E6%80%9D%E6%BD%AEscholarism%E8%90%AC%E4%BA%BA%E8%81%AF%E7%BD%B2%E5%8F%8D%E5%B0%8D%E5%BE%B7%E8%82%B2%E5%8F%8A%E5%9C%8B%E6%B0%91%E6%95%99%E8%82%B2%E7%A7%91%E8%81%AF%E7%9B%9F/%E6%98%8E%E5%A0%B1-%E4%B8%96%E7%B4%80%E7%89%88%E5%AD%B8%E6%B0%91%E6%80%9D%E6%BD%AE%E6%88%90%E5%93%A1%E7%9A%84%E7%A4%BA%E5%A8%81%E8%87%AA%E8%BF%B0-%E5%85%B6%E5%AF%A6%E6%88%91%E4%B8%80%E7%9B%B4%E9%83%BD%E6%B2%92%E6%9C%89%E6%83%B3%E9%81%8E-%E8%87%AA%E5%B7%B1%E6%9C%83%E4%B8%AD%E6%A4%92%E7%9A%84%E9%A6%AC%E6%A8%82%E6%99%B4-%E5%AD%B8%E6%B0%91%E6%80%9D%E6%BD%AE%E6%88%90%E5%93%A1/446352255397186

<轉貼自fb輕微軟>

MORE:http://mddall.com/sbss/1103.htm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