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香港人的核心價值觀基礎牢固,不容易被共產黨改造


Wednesday, September 5, 2012

楊清奇專訪余英時

蘋果日報2012年08月31日至2012年09月04日

為香港打氣 報自由之惠

「如能為香港打點氣,以報早年受香港自由之惠,固所願也。」82歲的歷史學家、對政治一向只有「遙遠的興趣」的余英時,面對香港立法會選舉飽受西環干預、 面對香港前途一片紅,也不忍再坐視。他知道選戰的艱難,知道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艱難,但更從中共的歷史衍變中,看到中共的恐懼與脆弱,看到香港的希望與信心。

「香港回歸中國15年,變化很大,現在天天在變,西環治港、國民教育,都證明共產黨說的50年不變,是騙人的,不可信。這些變化的要害,是要把人權、自 由、民主這些香港的核心價值去掉。」余英時接受《蘋果》訪談時,對香港這個中國自由民主的燈塔的變化感慨良深。他說,共產黨急於改造香港的價值觀,但香港 與台灣沒有經歷共產黨革命的直接破壞,保留了中國的一些優秀傳統,又吸納了西方的民主,香港人的核心價值觀基礎牢固,不容易被共產黨改造。

2008年,余英時曾在港台《傑出華人》節目中深情表示:「要不是在香港成長,我就沒有今天這種自由想法。如果在共產黨或國民黨的教育下長大,一定會受限制。有些東西不能想,根本不敢去想。我歸功於香港,我希望這個好東西不要丟掉。」

余英時出生於天津,1950年來到香港入讀新亞書院,師從國學大師錢穆,自此與香港結緣,1970年代曾自美國返港出任新亞書院校長兼中文大學副校長。學 術著作等身的余英時,還發表了許多在台海兩岸擲地有聲的政論。他關注香港每年的7.1遊行,關注每年的六四維園燭光集會,關注香港的新聞自由,關注香港近 期反對國民教育運動,拳拳之心,躍然紙上。

對於中共直接插手今次香港立法會選舉,余英時指出,共產黨過去要收買人心,做得不明顯,現在就露出了真面目。操縱選舉,一是靠權勢,二是靠錢,中共現在一 是有權,二是像暴發戶有錢,介入選舉就更直接、更公開。對於中共來說,現在在大陸實施的已不再是無產階級專政,而是大資產階級專政,香港更是如此,而且, 香港的大資產階級關心的是錢,更聽話。因此,泛民主派要打贏選戰,是很艱難的。

不過,余英時認為,選舉不是最重要的,泛民主派不只要爭取議席,更重要的是要爭取社會上多數民心。人心即天意,許多朝代的興亡,都是人心向背的結果。如果 現時有個政黨,好像當年的共產黨,早已取代了共產黨。現在的共產黨貌似強大,但其實患有恐懼症、很脆弱,政治、經濟、社會問題防不勝防,只能維穩。

余英時說,西環要想為所欲為地打壓民主派,也不是那麼簡單,「因為香港人的反抗性很強,不要低估香港核心價值、觀念的作用」。對於泛民主派來說,要深入社 會,形成「社會包圍政治」,吸引市民對選舉的興趣,要為市民說話,要逼梁振英照顧市民利益;對於香港市民來說,要維護核心價值、要維護自由的生活方式,就 要站出來。

余英時早年已提醒港人:「香港沒有真正的民主(也不要期望可見的將來會有),卻有自由,但是如果連這一點點說話、批評的自由都失去,香港珍貴獨有的地位也就蕩然無存了。」如今,余英時為報香港自由之惠,願意為香港的自由、民主發聲,捍衞香港的核心價值,港人豈能置身事外?

反國民教育 護核心價值

「香港的反國民教育運動,讓我很感動,這是保護香港核心價值的重要行動。」四年前就警醒港人不要自我洗腦的余英時接受《蘋果》訪問時指,北京在香港立法會 選舉前夕,派遣神九太空人、倫奧金牌得主訪港,渲染愛國氣氛,對港人洗腦,香港市民要看到這些只是表面風光,要看清愛國不是愛政府、更不是愛黨。

余英時指出,共產黨的洗腦在大陸相當嚴密,主要目的是淹沒真相,是否有效則是另一回事。如今,共產黨要強迫香港實行國民教育,實質就是要洗腦。這不只破壞了一國兩制,而且洗腦會養成人的偽善,影響孩子的一生,影響他們對政治、社會的認知。

四年前,余英時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曾警告,香港已出現自我洗腦的危險:「越來越限制自己,不用別人給你洗腦,自己自我洗腦,香港有這個危險性,開始一個自我洗腦的過程,如果我這句話對香港人有意義,這句話我是要說的。」

史學家的世事洞明,讓余英時對香港的洗腦問題發出預警。而對於中國官方主導下的國學熱,余英時亦曾一針見血地指出「重點似不在學,而在於『國』字」,因為 「中共很善於運用民族主義激情」。這番見解完全適用於香港的國民教育,所謂國民教育,重點不在「民」而在「國」,突出的是國家觀念、政府觀念、黨的觀念, 而不是公民質素。

余英時說,共產黨的洗腦往往是混淆國家、政府、政黨,把愛國演繹成愛政府、愛政黨,香港市民要看清其中的分別,愛國不是愛政府,更不是愛黨。共產黨現在還不敢全面否定香港的自由制度,香港人應該繼續努力,繼續反對洗腦。

在余英時看來,北京可以利用掌握的資源,派遣太空人、金牌得主訪問香港,渲染愛國氣氛,為親北京候選人拉升民意,但效果不無疑問。因為神舟九號太空人、倫 奧金牌得主只是表面風光,中國的太空科技落後美國幾十年,並不是那麼值得驕傲的。而倫敦奧運又出現打假球事件、劉翔事件,違背了體育精神,不是奧林匹克的 意義所在。何況,中國是以舉國之力爭金牌,與前蘇聯、東歐共產國家一樣,不同於美國的運動員不靠政府出錢。官方還要大事宣傳,實在很荒唐。

「不要把共產黨想像得法力無邊」

香港經濟、民生對內地的依賴日深,往往令港人在反對西環治港、反對梁振英割地賣港時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但是,飽經台海兩岸獨裁政權打壓的余英時反而鼓 勵港人,對共產黨治港,要高度警惕,但不要悲觀,不要把共產黨想像得法力無邊,共產黨實際上越來越脆弱、恐懼心理越來越嚴重。

余英時曾自我評價:「任何一黨專政一定把我當敵人。」1976年,《歷史與思想》一書剛在台灣出版時,國民黨政戰單位就想把它禁掉;1996年,台海危機爆發,余英時發文指摘北京煽動盲目的民族主義以壓制台灣,被中國官方《瞭望》斥為「充當反華仇華勢力的急先鋒」。

余英時,這位一黨專政的敵人,從前蘇聯的崩潰中看到「極權體制內部的無數矛盾才是迫使其走向滅亡的力量」,也從貪污成為中共制度的一部份看到其脆弱、恐懼 心理。他說:「從社會競爭發展的角度來看,共產黨長期佔據一黨專政的地位,是靠不住的,共產黨已經越來越虛弱。」他形容中共好像站在隨時會爆發的火山口, 雖然還不能說一推就倒,但已失去過往所佔據的道德高地,失去進攻能力,只能被動防禦、強調維穩。

港人往往擔心,因為經濟命脈、民生物資供應被大陸控制,政治上無法反抗中共,猶如經濟上未獨立的子女要受父母管束。但是,余英時認為,香港人毋須悲觀,大 陸的老百姓在政治上、經濟上被中共直接管制,他們一樣不甘心被壓死,一樣可以公開抗爭,全國反抗拆遷、反抗徵地、反抗墮胎、反抗破壞生態的事件層出不窮, 去年這樣的事件就有18萬至20萬宗,證明百姓的個別力量看起來好像軟弱無力,但加起來就是不得了的力量,陳光誠事件、廣東烏坎事件、四川什邡事件、陝西 馮建梅事件等等,都讓人看到百姓力量打敗強權的希望。

中共領導人過往訪問香港,都會加插親民騷,到訪普通市民家庭,但胡錦濤今年訪港時取消了這個節目,既擔心落區遭遇示威,又擔心保安過嚴引爆民怨,反映中共 領導人已失去走入民間的信心。余英時觀察到,胡錦濤2007年也到過香港,當時香港對他來訪問的態度比較積極,至少沒有給他任何難堪。但這次就不同了,有 呼籲平反六四的聲音,有呼籲直選的聲音,不只反映港人對中共的不滿,也反映中共看上去有權勢、有金錢,但實際上很脆弱、很恐懼。

因此,余英時呼籲港人「不要把共產黨想像得法力無邊」,不要對堅守香港核心價值失去信心,一如台灣民眾不應有恐共症,一如大陸民眾只要肯發揮他們的力量,有網絡輿論的幫助,有國際輿論的響應,抗爭是會有好結果的,是很有希望的。

警惕西環專政 警惕三權合作

今年特首選舉的豬狼大戰,親北京候選人唐英年、梁振英互爆醜聞的狠辣,令香港政壇陷入烏煙瘴氣,展示了血淋淋的中共權鬥的香港版。但看慣中共權鬥、過河拆 橋的余英時,對此並不意外。他說,共產黨內部不同利益集團的鬥爭,必然延伸到香港,而為了維護政權的穩定,中共也希望把政法委的一套搬到香港,港人要非常 警惕西環所代表的一黨專政,要非常警惕習近平所提出的行政、司法、立法「三權合作」。

「中共也好,它在香港支配的團體也好,現在都沒有理想可言,只有利害計算。」余英時接受《蘋果》訪談時說:「香港的政治跟中國的政治不是孤立的,要聯繫起 來看,共產黨內部的鬥爭會在香港反映出來。」中共權鬥延伸到香港,不只加劇富豪的政治分化,更將衝擊香港的政治架構、社會觀念。

在特首選戰的最後時刻,香港富豪罕有地未一致聽從西環指令,轉軚挺梁。是中共高層的分裂所致,還是另有他因?余英時認為,香港富豪未必個個甘心情願地聽北 京的話,他們雖然要靠中共的支持賺錢,但如果中共伸手進來,插手太深,他們也會感覺不舒服,因此,他們希望有商人背景或殖民地官員背景的人當特首,就是希 望能跟中共隔一層,對中共插手進來能擋一擋。

余英時更指出,過河拆橋絕對是共產黨的特色之一。中共五星紅旗中的四顆小星,分別代表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但中共很快就消滅了民族資產 階級、小資產階級。共產黨在香港也會玩這一套,香港富豪與共產黨關係深,很可能感覺到有被拆橋的危險,因此對被廣泛認為是地下黨的梁振英出任特首有戒心。

不過,相對於富豪擔心共產黨過河拆橋,港人更應擔心的是西環治港,更應擔心的是中共將其以黨代法、以政法委統領司法的一套搬到香港。如果習近平在稍後舉行 的中共十八大如期接掌大權,他2008年訪港時提出的行政、立法和司法要互相支持的「三權合作」,將會成為西環和梁振英政府的大政方針。

余英時表示,從「三權合作」的提出可以看出共產黨所說的一國兩制不是五十年不變,而是十五年開始變,只不過不敢用一黨作主的語言而已。香港要非常警惕「三權合作」問題,這是想改變香港的權力架構、社會制度、政治觀念。

余英時還提醒港人,要認清西環是代表一黨專政的,不要以為它只是北京一個辦事機構,共產黨要慢慢變一國兩制為一國一制,一國一制就是一黨專政,就是一黨作 主,一旦香港政治由西環操縱,市民的自由就會被剝奪。至於西環、梁振英政府在「三權合作」的道路上能走多遠,要看香港社會的抗拒力。如果香港經常鬧到要市 民上街,他們就不會走得太遠,共產黨還是不敢強來,以保持假面目。

要喚醒港人的選舉意識

在故舊門生遍及台灣、香港學術文化界的余英時看來,台灣和香港都是中國自由民主的燈塔,不過,未曾接受黨的教育、未曾被洗腦的香港人,雖擁有難得的自由價 值觀,但民主意識、選舉意識不如台灣人。如何培養港人的民主意識,如何喚醒港人的選舉意識,對香港的政治領袖來說,是任重而道遠。

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遠遜台灣立委選舉。2008年,香港立法會分區直選的投票率只有45.2%,而台灣今年立法院區域立委直選的投票率高達 74.7%,兩地民眾的選舉熱情不可同日而語。余英時認為,台灣的高投票率,顯示民眾「把這個民主選舉很當一回事,這是民主成熟的一個很明顯的表現」。香 港因為政府在共產黨控制之下,市民較難感受到投票對自己的直接影響,投票動力不大。而且,香港經歷殖民地政府的管治後,主權回歸共產黨一黨專政的中國,同 樣不願意培養市民的民主意識。

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告訴余英時,他們不贊成台灣獨立,是因為如果台灣獨立出去,台灣的民主就跟中國沒關係了。如果台灣留在中國範圍內,就打破了共 產黨有關民主不適合中國、西方價值不適合中國的說詞。而且,台灣政權的兩次輪替,對中共內部的改革派也是一種鼓勵,說明政權被取而代之,還有機會回頭。

余英時說,他在美國也碰到過一些香港的年輕人,他們從來沒受黨的教育、沒被洗腦,能保持自由的價值觀。從這一方面講,香港比台灣過去的國民黨時代好,沒有強灌意識形態,這個基礎傳了下來,「現在共產黨要在香港推國民教育,就是想破壞這個基礎」。

不過,余英時覺得,香港現在還有一個優勢,就是台灣的存在。因為中共想騙台灣人上當,想在台灣搞一國兩制,所以還不敢公然摧毀香港的自由制度、核心價值。當然,台灣人是不會上當的,國民黨也沒有那個權力去跟共產黨妥協。

余英時認為,香港要實現民主比台灣困難,但不是沒有希望。香港近年有好幾次幾十萬人的大遊行,這種勇氣值得佩服。但更好的方式則是立法會中有足夠的議席, 能及時阻止政府的不合理措施。因此,這次投票選舉必須全力以赴。香港要有強而有力的反對黨,在社會能起號召作用。所謂反對黨,不是凡事與現政府作對,而是 西方所說的「忠誠的反對黨」(Loyal Opposition),對香港來說,就是要為社群服務,把香港社群利益放在第一位。

余英時期望香港的政治領袖,能多為社會把脈,多做社會工作,民主意識是慢慢培養起來的,港人的選舉意識是可以喚醒的。

市民會明白,多些反對票在立法會,對日後的生活有好處,可以阻擋生活被專制政府所操縱。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