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國教,如茉莉花革命,靠的是社交網絡


Friday, September 7, 2012

李照興:政府向香港人的宣戰——香港人的回應

從政府高官的強硬態度,到紅色或染紅媒體的抹黑警告,情況顯示,史無前例地,香港政府已經向自己的市民宣戰,它竟然要挑戰香港賴以自豪的普世文明價值,向學童灌輸指鹿為馬的觀念,偏頗的資料(將導至偏頗的價值判斷),媚俗的情感教育(昆德拉式:學生看見國旗升起或奪得金牌而落淚,人們因見到孩子們的落淚──噢,孩子多愛國啊!──而受感染落淚。第二種眼淚又比第一種媚俗。)試圖倒模思想之外,更批量生產感情。很難不叫人適時地想起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的片段:學童排隊,墮進機器被攪成肉醬。

於是,已經是時候展開最決定性的抗爭。

不發聲,不反抗,不義與謊言就會變成他朝的必然。這可能是香港可以繼續仍是那個我們所愛的香港的最後機會。要更宏觀地理解這次抗爭,說得準確一點,其實不僅是國民教育的爭議,也是真實與謊言的對抗,它更是文明與野蠻的爭戰──沒有理由,真的毫無理由,一個社會的發展,是從相對的開明民主自由,倒退到保守專制極權的,這跟世界總體的民主自由呼聲與進化背道而馳。在強烈的民意要求下,政府依然無動於衷,也只有野蠻的政府可以做得出。

所以,今天香港做的,不是抵抗國民教育(此詞不能按字面解,策略上,我們要團結「不反對國民教育但反對如今此種實施手法及教材」的一群戰友),不是抗共, 而是防犯本來已經擁有的文明常態,有可能突然的消失泯滅。在那種謊言的教育裏,它要求我們成為愚蠢的共犯,又或者口不對心的背書者。

不少評論指出,國民教育不是不可以,但現在問題是:不怕香港人不會用自己的一套去理解,說所謂香港因資訊自由,可通過別的途徑去undo現版本國教引來的 荼素──但在正式學府中實施,把這些偏頗教育載進教科書,則有把擬用教材中的帶觀點性說法,變成「正統真理」的問題──香港民間向來對待中國雖也有偏左的觀點,但那除少部份左派學校實行外,不會列為正統論述,或所謂官方版本的「真理」。這引至的不幸將會是:家長如何一方面向兒童灌輸各種書本得來的智慧,另 一方面又要undo這些教材中的謊言?

為何一個已達相當文明程度的社會要往倒退的腳步走?倒過來接受一套這樣的文明、知識及美學?(對,於我而言,孩子日後若要個個紅蘋果一樣對着紅旗流淚或歡 笑,都是美學問題──我們當然不會忘記那批社會主義式現實主義的宣傳畫。)並且一步步發展出如大陸一樣的心態:大家其實都不相信,但表面上還是做足相信的 樣子。

以上我相信已是反國民教育陣營以及認同此抗爭的香港人之基本共識,恕我又重複一遍。但有共識還是不夠。抗爭需要策略與目標,無論我們多渴望參與其中抱團取暖,這都只能是一場必須要有效率地達至成果的爭戰。再強調,這是一場爭戰,人們如果決定了參與,就不是為了要輸而來的,我們就是要勝出這場鬥爭。於是,良好有效的戰略無比重要。經過茉莉花革命,不少論述革命及其可行策略的書,有新有舊,陸續出版,當中有些抗爭策略的實戰啟發,我試圖整合其中給大家分享。這 些竟見,能用則用,有啟發就最好,不然,也可作為參考,以廣見聞。

政府的想法

了解你的對手。政府遲遲不讓步,是因為它致命的自負,它以為香港市民的這場抗爭不會持久,尤如佔據中環的行動,最終只變為無關痛癢的小露營。開學一個禮拜,人就會散去。官員這樣想。它試圖用拖字決來消解民眾的熱誠。另一方面,它還沿用非常過時的批鬥手法,試圖拉出「黑手」,制造輿論,以為消解「黑手」的影响力就可息事寧人。

為什麼政府的想法會是錯的

但這個想法証明是錯的,除了因為政府低估了民眾對國民教育的反對聲浪,更重要是它完全錯誤地理解今時今日的社交網絡革命的基礎(這個真與人無尤,確是政府跟不上時代的表現,因為從中東到北非,社交網絡在新一輪革命中所担演的角色有目共睹,極權政府沒法把握它的成功之道),那就是具規模的民眾運動,已並非來 自個別焦點的領袖去引領,學民思潮也好,教協也好,都不過是當中的元素,更重要的是,通過facebook溝通及表態的同人都知道,有無數個組群在發揮影响力,學界、創作界、專業人士、社會活躍份子、平日的宅男也好,總之是來自不同社會階層的人,他們同時作出聲援的呼籲,這呼籲是跨界別及地區的,它形成了 抗爭理論中的power block──並非經常結聯在一起的實則團體,但一遇到有共同的敵人或抗爭目標,它們即時組合,像變形金剛一樣,從各自分散變成團結統一前赴後繼的強大力量。你根本猜不到它的領導是誰,正如網絡上有無數聲援的團體聲音。這股力量是執政者難以克服的,因為它根本沒有單一源頭,沒有嚴謹組織,但機動出擊,成就大事。最重要是,它們擁有力量是因為真正得到廣泛的人民認同。

抗爭策略

由此,在政府拒絕回應,在除撤科外並無任何商量餘地下,反國民教育行動人士,只能通過具體的擴大行動來達到成果。這種效果是必須通過有影响力的行動來達致。所謂不合作運動的延伸,就是不止於局部的不合作,而是通過認同者的合作默契來達至不合作的功效。

我說的是:應包括逐步升級的罷課及社會不合作運動。

罷課,最該响應並投入的應是大學生界別──為了我們的弟妹,理應這樣,且不該是象徵式的9.11半天。大學生向來該是這種社會運動的中堅,今天大學生的相對缺席(未開學難以組織?),是香港大學生應反省的一個事實。相對中小學生相對受家庭管制的身不由己,大學生有更大的自主性,理應自發支持,全港範圍的罷課預警(未開學也可作出警示),以示有志者的團結。

中小學的罷課,未必是不用學生上課,而是有志的教師應用罷課的時間與學生進行有啟發的公民教育──例如解釋為什麼要罷課這課題本身。

不合作運動其實是包括跨界別有志者的合作,在那著名的馬丁路德金率領的蒙哥馬利巴士杯葛運動中,其啟示是什麼呢?那就是當杯葛或不合作運動展開,社會各界有志之士應作出身體力行支持。在那次民權運動中,黑人杯葛坐巴士,而有志者則自願提供免費接載去支持那些已步行得太累的黑人兄弟。他們寧願以疲累的腳根, 以代替疲累的靈魂。

換位思考,香港的士司機大佬可以進行罷載,但提供免費接載到達廣場支援的朋友,良心商店可進行罷市,但向廣場供應持續抗爭的精神及食物養份(水、食物以至書本),制造廣場上的深夜食堂書堂。更多歌手可以出席現場打氣(現在除明哥外,下一批歌手有誰和應?林夕wyman是否真合作來首Can we talk?)。這當中一定會涉及短期部份香港人的不便,大家要諒解,但可換來長遠的文明持續。

成立有效社交網絡組群

以幾次所謂facebook/twitter revolution的經驗,社交網絡的即時動員及指導性非常明顯。首先它可以不同興趣組來形式,結聚有相同志向的不同組群,各自發功。

它也減少了舊世代革命焦點領袖的單一危險性,那就是,令政府了解到,抗爭的不是一個可見有形的反對派頭目,而根本是一班不記名的,只不過是有共同抱負的幕後行動者,他們共同維修並更新最新現場情況、政府的回應,並有效地作出調配資源及組織對抗行動,準確掌握現場及社會形勢,隨即作出對應,把抗爭變得更實在而有效。

面對民間的壓倒性聲音,政府其實應作出明智決定。說回頭,政府其實留有後路,現前線做醜人的是林鄭,梁振英還未直接表態,只含糊其詞。良好意願是:留了這張牌給梁振英──搖身一變,他可以成為一個順應民意的特首。

#######################################版主按﹕

除了社交網絡,我這個本來主力撰寫、轉貼、中譯心靈、靈性訊息的blog看來也發揮了一點點作用。

因為偶然看了臉書上轉貼黃之鋒的感言,大受感動,我轉貼到網誌上,希望更多人讀到,不想引來很多人來看和留言,還有黃同學的爸爸黃先生(Roger)到來答客問,在此要說聲謝謝。後來又發現這網誌連結張貼在好些教育網和高登網站,更始料不及。

很熱鬧呢,本來我的讀者以台灣網友居多,香港網友其次,再來是海外華人和內地網友「翻牆」而至,自從轉貼之鋒同學的文章,讀友九成是香港讀者,每天進來的又以看這篇文章的人居多,日平均瀏覽率翻了四番!期間發現很多人誤解了他,誤解了這群少年,誤解了這場目標純粹的運動。我想原因是好多人資訊不足,可喜是不少讀者透過轉貼改變了看法,並紛紛留言鼓勵。啊!大家留言的上款都打「之鋒同學」,然後「你你你」的說下去,這樣親切的留言第一個看到的人是我,每每令我感動不已,感覺奇特!怎樣把各位真摯的反思和意見交給黃同學一直是我關注的,希望Roger黃先生看到為大家轉告!謝謝。

以上的發現令我洞悉一個事實,當學民思潮、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我和我的極大部份的朋友紛紛用facebook張貼大量、及時和不斷更新的訊息,想當然覺得這是強大效果和高效率的溝通方式時,原來仍有很多人是接收不到的,很大程度是很多人不用、不常用,不愛用社交網絡。

不喜歡facebook的人經常月旦使用者無無謂謂事都分享一餐,飲飲食食都要影張相post上去,然後一大堆人說句不知所云的「讚」,我知道很多人對使用者將私隱和相片公開與人分享不以為然,我的朋友就經常揶揄我用facebook。最初用facebook我也摸不著頭腦,不了解這種文化,後來與一位青年人討論,她說得有情有理。她說﹕「分享是樂趣,哪怕只是看了一本書、一部電影、生活遇到難題,這些感受一點一滴,未去到用blog長篇大論,但又想告訴圍內朋友。」這令我想起平時工作,有時幫人寫書,有時一篇千字雜文,有時只是不到百五字的短小介紹,總之,都是分享。還有是很多團體已停用網頁,改用易於更新的社交網絡發布消息,這也是我用facebook的原因。

社交網絡只是溝通工具一種,端看用的人怎樣用。就如火藥,可作煙花也可用作武器!李照興寫道使用者是零零散散的,一有大事就六神合體。我在反國教佔領政總期間,發現fb朋友平時都在轉貼可愛動物相片或勵志金句,忽然全部變成事件最新消息分享!簡言之,facebook 可以用來hea、工作、做實事、幫人、幫一個運動,wonderful!

說回發現很多人原來不大用fb接收反國教資料,於是我就把fb上大家廣傳的消息、論文和訪問轉貼到這裡,例如cat her用心寫出老董廢中史科作必修科(我本來也不知這事,真懵懂),特區政府一步步狠推國教的來龍去脈和早已準備好為每個學生做情感評價私人檔案;又轉貼了晚晚集會公民教育講座的直播串連,讓沒參加的人了解集會內容。當然還有香港各界和大陸網民的回應,一幅圖畫,一句標語,一首歌……這些都是傳統媒體沒多少空間報道的資訊。

我就是李照興文中說的宅男,靠著一部notebook,智能手機和不斷上網,接收,傳播開去,希望讓更多人掌握到更多資料。當然我有立場,我是站在反國教的一方,但我是獨立的,無須如傳統媒體般平衡報道。從來權威掌握了大量消息的發放方式,尤其回歸後我們的媒體不乏親中保皇,明中實左,自我審查,還有高官有選擇性地放料,左右報道。獨立媒體、輔仁媒體、主場新聞、陽光時務的出現是可喜現象,共通是全在網上,有趣的是blog、facebook、twitter、微博等都是紛紛冒起的資訊平台,一人一blog或擁有一個社交網絡戶口就可以立即開工,變成一個威力難以估計的小小廣播站!

沈祖堯曾說,沙士期間,每天打完仗,網上討論區大量陌生人發表對他的鼓勵是一個很大的支持。他笑說有些夾雜了粗口,明白不是罵他,而是某個階層人士的表達方式。平時對粗話抗拒,那一刻Professor Sung覺得連粗話也溫暖。同樣我本人也不認識黃之鋒,但見他們在fb發放消息,點擊一個讚字就是撐!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 technology, soul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