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荒野


遠古的凱爾特人相信在荒野中存在「稀薄的空間」,在那裡比較容易聽見上帝的聲音,或是往生者可以比較容易遇見生人。當我聽到關於拉蘿洛娜的故事時,我想到自己的生父,當我在戶外登山或滑雪,或是靜止不動坐著凝視雨水聚集在一片樹葉的凹痕處時,我總是感覺到他的存在。這是第一次,我知道有少數幾次我認為我感覺到他其實是真的,他的出現就好像他仍活著般那樣的真實。

在聖約翰大一的學期末,我成為有證照的登山愛好者。因此在六月時,我報名參加了一個叫做學生自然資源保護協會的課程,他們派年輕、高大健壯的孩子到各土地管理處,從事一些像復育濕地和在野火肆虐後清理森林的工作。雖然薪資微薄,但是我被派在一個三人工作小組中到我夢寐以求的地點工作──重建黃石國家公園於一九八八年被大火燒毀的步道。

我們騎著兩匹馬旅行,我的小組一次爬山爬了十天,我們在沾濕露水的草地上紮營,用雙人手鋸砍斷阻擋步道的松樹。這是非常辛勞的工作──而我就需要這樣的工作讓我繼續驅除過往的心魔。我愛那年暑假,因為過得很單純。生活削減到只剩最基本的元素:黎明即起、餵馬、吃飯、工作、吃飯、拴好馬、睡覺。無論是爬山或是用我的鐵鍬挖溝渠時,我都會天馬行空胡思亂想。有時候,如果我被太陽曬到烤焦而且因為搬重物而快虛脫時,我就假裝我在挖墳墓,我想像我正在埋葬每一段跟繼父有關的不好的回憶、令人害怕的恐懼、困惑以及情緒。可是有些時候,在特別寒冷的夜晚,或是當太陽以特定的斜度穿過樹林時,我又會對於我曾經視為是我的世界之王的這個男人產生惻隱之心。

夏日時光飛逝,在暑假快結束時,我看著鏡子,幾乎快認不出自己。再過幾個月我就滿二十二歲了,我的皮膚曬得黝黑,而且滿臉雀斑,髮色因日曬而變淡,還有一雙明亮的碧眼。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我在自己的鏡像中看見美麗的自己:強壯的肩膀、精瘦的二頭肌、淡褐色的腿。雖然我還是比較傾向不照鏡子,但是那年夏天,我真的跳躍了很大一步,現在我的自我接受度大概有將近一半了。

八月底時,我完成了最後的偏遠地區之行,而且沉浸在過度的自信中,我決定要脫離我的步道小組自己去登山,再獨自回到文明世界中。我們工作的索羅菲爾區是由令人困惑的森林服務網、馱夫與登山客步道所組成,我在某個地方迷路了,胡亂走到一條不太明顯的狩獵小徑上,結果差點被一隻鹿絆倒。我想這隻鹿一定比我還害怕——有個人類如此近距離地趴在牠身上,但是我還是繼續往上爬,完全沒注意到在這條路的前方、好幾百公尺外的地方,有一隻一百三十公斤的灰熊變得焦躁不安。

我知道我迷路了,而我可以聽到頭上的樹枝嘎吱嘎吱作響。我感覺到有一隻動物的存在,但是不清楚到底是一頭山獅還是一隻熊,我繼續朝牠走去。在無力保護自己的情況下,我咒罵一堆有的沒的髒話,但顯然灰熊對於惡毒的話免疫,因為當我爬上一座小圓丘頂端往下看,我看見一隻體型中等的深棕色灰熊從一個大樹的基底後方走出來。牠抬頭看著我正在揮舞手臂並大吼大叫的地方。牠停下腳步,轉過來面對著我。

我學過很多關於遇到熊的處理方法,有些是我的森林服務指導員教我的,有些是我從一本由史蒂芬‧何若所寫的《熊的攻擊》一書所學到的。所以當熊轉過身來面對我時,我就將我的臉轉側邊。我不記得我是否讀過這點,或者我只是覺得我的背包會讓我看起來體型大一點,而且更具威脅性。我開始揮舞雙手並繼續咒罵。

但是這隻熊並不急著採取行動。也許牠認為我是在牠家鄉的一名訪客,可能威脅到牠的食物來源。牠靜止不動站立了幾秒鐘,然後開始重踩地面。接著重踩變成跳躍,跳躍變成襲擊——直接朝我而來。這隻灰熊對著我顫抖不已的身體撲過來三次,爾後霎時止住,但是對我而言可一點都不算霎時。我太清楚所有登山客的故事,他們最後都被撕得四分五裂,然後被吃光光,最後發現時只剩下內臟。所以站在這隻熊的面前,很容易就可以想像自己的死狀。

我一直低著頭,等待著。如果我就要死了,我不想看到殺手接近我。我希望牠快速攻擊、咀嚼然後殺死我,這樣當我感覺到痛時也只是一陣驚嚇。我想到我的父母親,或許正在拉斯維加斯坐在電視機前;我的哥哥,在喬治亞州的某處,還有我的生父,我希望他仍然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他肯定有的,因為灰熊後來走到離我幾呎的地方,在四周兜圈子,然後就離開了?!連舔一口我身上的防曬油都沒有。我一直唱歌唱到我再也沒聽見爪子在地面上嘎吱嘎吱踩過的聲音。接著我站起來開始狂奔。在我找到來時的步道之前,我在上方的山脊繞了好幾圈,最後才連接到返回步道小組的路。當我的步道小組督導員看到我背著滿滿的沉重背包全速衝刺時,他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他哈哈大笑,然後指著我汗水淋漓的襯衫說道:「歡迎來到懷俄明州。在這裡,連小嬉皮女孩都會被熊攻擊。」

那年秋天我又回到聖約翰多待了一年。但是我知道,在我的第一個週一晚間座談會結束之前,我已經不想再跟「社會」鬼混。對我來說,我知道荒野可以讓我徹底地沉思冥想、止痛以及解悶。我知道跟父母的關係會讓我再度陷入黑暗中,所以隔年春天,我在聖約翰待了兩年後,就打包行李出發前往一個地方,那裡至少在整個夏天、不管白天或晚上,陽光總是燦爛耀眼。

~摘自91日出版《若不是荒野,我不會活下去》
歡迎喜愛自然療癒系小說的粉絲們,連回生命潛能官網把新書帶回家唷^^~

<來源﹕生命潛能出版社>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