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不能隨便教


國民教育:歷史不能隨便教

2012年9月15日 | 分類: 公共政策,最新文章綜覽 | 作者: 蕭少滔

 

看來又不知是那個「蠶虫師爺」度出來的「屎橋」:國民教育撤掉「近代國情」,隨便教什麼也可以! 於是有人建議應該教「近代歷史」,讓學生客觀地了解國家云云。

如此搞法,看來今次不單止這個國民教育的火頭要把香港的教育搞到一塌糊塗,阿爺那邊簡直要擔心「亡黨亡國」不日上畫也。

先前批死「無事生事、小事化大、大事失控」。「建華之亂」前車可鑑、「後梁篡唐」仍是血肉橫飛(黑材料橫飛)之際,主事者不單止不考慮「與民休 息」,仍要大動干戈,搞到國教科不得不撤,大選只能說「技術勝出」(低票當選何其不光彩、兼且擔保不敢再搞全面直選也)。但撤的方式卻不倫不類,讓人覺得 撤得鬼祟,於是基於「大話精」這個招牌,一致認定是「有陰謀」,看來林大姐的眼淚還有流個不停的機會。

至於另一個「大吉利是」的情況是「不幸言中」:所謂「春蠶到死絲方盡」的下一句是「蠟炬成灰淚始乾」。既然林大姐只是負責眼淚流乾的那一條蠟燭,那麼負責把人纏得到死的那位蠶虫師爺應該另有其人才是了。遙應一句「查找不足」,後梁天子何不先由身邊的「終極無間道」查起?

何解?

先前也提過了,歷史這個東西,隨了是死記硬背一些「史實」之外,更重要的是一種「史觀」。

放諸「中國歷史」,其一大特色是「修史不是本朝事」。大內必有「史官」一名,九品芝麻尤自可,「只寫不說」更是指定動作。因為史官這種生物,基本不是地球人、應該說「不能是地球人」。

按孔老夫子的標準,再引文天祥的絕詩云: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正是這個標準也。

史官也者,只能把「史實」一字不刪的硬記下來。不過正正有這種「絕不曲筆」的外星人脾性,地球容不下也。各位可否想像放一個「狗仔隊」在自己的床下底?因而兩者權衡取其中庸之道,就是「本朝歷史後朝修」。

各位不信,且看看「廿四史」如何:只寫到明朝,清朝仍是「稿」。「清朝」一段,其實只能由民國修。但民國非「天朝稱制」,並無「史官」這個外星人,於是拖拉了好一段時間,書架上能放出來的,第廿五史《清史》,正式名堂仍是《清史稿》,非「正史」也。

要是翻到最後一節,大家肯定清楚何解:我們親愛的國父孫中山(文)先生,在清朝史官的筆下「正名」是「孫賊文」!

因為按「當朝」的官方立場來記錄,「謀朝篡位」這種「大逆不道」的人,不是「賊」是什麼?肯直呼其名己是「俾足面子」了,要是細查起來,「中山」這 個名堂是隱居日本時,化名「中山樵」,又稱「中山先生」才有這個「孫中山」的名字組合。如此算起來,「李香蘭」原名「山口淑子」、「川島芳子」原名「愛新 覺羅.顯玗,字東珍、號誠之,漢名金璧輝,鑲白旗人,清朝末年肅親王善耆的第十四女兒」。清朝史官不罵我們的國父是個「謀朝篡位的東洋漢奸」算是萬份俾面 矣。

再查中國歷史,試問又有那一朝的開國不是由「謀朝篡位」做起耶? 要教「近代歷史」基本上是「劃公仔劃出腸」,詳細說明「本朝」如何「謀朝篡位」起家,又豈是一句「該煨」可以形容。

即使強如「天可汗」,還不是一個玄武門弒兄篡父自立為皇? 利害如武則天,作反的地方不是龍椅而是父子兩代的龍床,可以拍多一套4D肉蒲團。這種歷史怎教才好?難道中國近代史全部都要「包膠」兼且加註「超級III」?

因此武則天的決定也可算是最老實的做法,她的墓碑據報是「無字碑」。亦即不說也罷、也不必包膠。

國史這個大問題,大家假如有讀練乙錚2012年9月4日《信報時.事評論》專稿《論國教課程兩大漏洞及當年董梁教改的去國史化》,也可以試試查看到底國教科是否當真如練文所言「去國史化」,包括將「香港殖民地歷史」和「中華民國」剷除掉。

正如我教辯論一樣,不要只聽人家講什麼、更要留意人家有什麼沒有講。練文也是循此思路,反問為何「殖民」與「民國」不見了?因為香港模式如果是成功 的,那麼國際化、法治和人權保障又有何不可?假如要寫民國史,台灣模式仍大刺刺的棟在海峽對岸,那麼「和平演變」和「民主化」又有何不可? 一黨專政的國民黨也能,為何又是一黨專政的共產黨不能?

正所謂「剪不斷、理還亂」,是國史:假如「石敬塘割燕雲十六州,靠遼人登基」,是否也可以寫成,「後人割外蒙海參崴,靠俄人登基」?或者「以放棄釣 魚台交換日本支持入聯」?又或者「釣魚台是中國固有領土不過基於相同原理海參崴不是」。信還是不信?怪不得最近有精神科醫生聯署,指國教科會教壞細路。看 來這個判斷相當科學。

以上當然可以否認,找個外星人史官來查看一下狗仔隊筆記就是。不過……還有死剩種嗎?

作者簡介

蕭少滔

蕭少滔香 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來源﹕輔仁媒體>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