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光輝


<來源﹕4/10/2012蘋果日報>

本報訊】災難中逃生是天性,但他們總往火裏去水裏闖,消防處、水警、飛行服務隊、醫療輔助隊、醫生、護士、聖約翰救傷隊,在南丫島海難英勇救人的故事, 是人們的心靈安慰,也是渺小人類面對災難唯一可保有的尊嚴,因為天使在人間。
若真有煉獄,會否像當晚最先到沉船的消防員黃子翹看到的景況,「船艙 入水,30、40人出唔到嚟,猛拍窗求救。」一張張驚恐的臉,叫他毫不猶豫爆破堅厚船窗,伴隨玻璃破裂聲而來是呼救聲,凄厲得叫子翹昨日憶起猶有餘悸, 「最多人叫救我仔女先呀。」

忍淚為女童做心肺復蘇

船艙不斷進水,但增援未到,子翹三人只好瘋了般不斷將艙內乘客救出,其間在高處拯救一對母女時,同僚突伴隨座椅墜下,將子翹一起扯入艙內海水,「我掙扎爬 番上去救人。」該對母女與另外30多人,終單憑三人力量脫險。
此時,只見一名婆婆、一個成人及小孩伏浮海面,已沒知覺。子翹將該約8歲女童拖到船 面,此時怒海中傳來一把男聲,「係我個女呀,求你救佢。」子翹望着那漂浮着的男子,忍淚為女童做心肺復蘇,「佢不斷嘔異物出嚟,以為救到佢。」直到水警將 女童接上岸,子翹才哭起來。水警見他一隻鞋不見了,將自己的給他穿:「個女仔喺岸上分流時已證實不治。」子翹心情似未平復,昨在記者會也多次說,「對唔 住,我太緊張。」

「聽到聲冇理由唔去救」

消防「蛙人」許家俊意外後仍未釋懷,「當晚返到屋企都瞓唔着。」他原負責在海面拯救漂浮傷者,但突然聽到陣陣微弱哨子聲,「雖然隻船沉緊,但聽到聲冇理由 唔去救。」他循聲尋人,終在船艙找到哨子聲來自一個十三、四歲少年,「佢保護緊自己阿媽同個妹。」小孩子在危難中的勇敢往往叫人動容,「個妹妹撞到眼腫晒 都冇喊。」他不理危險爬進艙,只見那位媽媽已乏力,但在家俊激勵下撐着,並踏着家俊的手,與子女逃出生天。
災難再兇猛也遮不住人性光輝,部份熟水 性男士獲救後,返回水面救人。家俊在救生船,看到兩個小女孩伏着一個男士的大腿,「我問係咪你嘅女呀。」那男子輕輕搖頭,然後將小孩抱得更緊。「有人問如果當時唔爆窗,隻船會唔會冇沉得更快。」這個問題,子翹可能解答不了,但事實是,數十人真真切切由子翹與家俊等消防員手裏逃出來,還可以回到家裏。

-----------------

【本報訊】沉船艙內危機四伏,有水警遭百公斤船撈擊中,仍忍痛救人至最後一刻,才驚覺原來肋骨及膝蓋骨已碎裂。水警南分區特遺隊警長李偉謙,當晚駕船到南 丫島海面,最先遇到救生筏上求救的20人,「我話你哋好安全,同事稍後嚟救你哋。」一位小朋友的說話,叫他昨憶起時也流英雄淚,「Sir,你救嗰啲人先啦!」

「一路救,船一路沉」

沉船艙內擠了數十人,但在窗邊的抓着窗框不敢放手,後面的出不來,「我話唔放手一定死,放手就救到你。」終於一雙又一雙的手伸出來,將生命交給李Sir,從煉獄走回人間。
突然,一個重100公斤、一平方米大的船撈突然墜落,李Sir閃過,但未幾遭墜下的鐵梯擊中頭,「但要繼續救人,一路救,船一路沉。」他漸感乏力要求同僚協助,「我話康哥幫手呀,點知佢話用唔到力,隻腳郁唔到。」原來康哥被船撈擊中,只是忍痛救人,「最後見佢情況惡化,強行要佢休息。」
康哥事後證實背肋骨斷裂、膝蓋骨碎裂,現仍未能行動。李Sir是醫管局急症科專科護士林啟昌當晚最後一位病人,「佢話要救到最後一刻。」

--------

【本報訊】南丫島撞船慘劇,38死近百人受傷,全港市民痛心之餘,對參與拯救的救援人員萬分感激,當中一隊前仆後繼,爭分奪秒,徹夜救人消防潛水員,堪稱 海難中的無名英雄。

在下沉船艙救一家三口

從第一名落水的消防蛙人開始,他們整整在海難現場工作了20多小時,有蛙人來不及裝上氧氣樽;在逐漸下沉的船艙內救起一家三口。之後,拯救越來越困難,因 為進入船艙的入口太窄,僅容一人通過,部份位置蛙人甚至要卸下裝備,先將氣樽放內才能尾隨鑽入。最早參與救援的蛙人對記者稱,拯救另一困難在於大部份墮海 者,都被船隻上的雜物壓着,包括排凳、音響設施等;他們必先要將雜物丟到船外,才能將墮海者救上水面,花費極大氣力。「原本可以用兩個鐘嘅氧氣樽,由於扯 氣太犀利,結果用半個鐘左右就要上船更換。」

「抹完眼淚同汗又去救人」

潛水組同僚不久亦趕抵現場,用盡深潛及徒潛等方法救人。「可惜救上嚟嘅人,多數冇生命反應;當睇見一家大細、手拉手咁壓喺海底,嗰刻係無比心酸;我敢講, 參與過今次救援嘅蛙人,冇人未喊過!但大家抹完眼淚同汗,飲啖水又去救人,餅都無食一塊,無人休息過。」
事發超過50小時,共有11隊潛水組、超 過66名蛙人參與救援,落水次數逾百。這批在今次海難發揮巨大作用的無名英雄,總人數約1百人,他們除擁有專業潛水技能,亦因為眾人擅於伸手不見五指的海 底進行搜索,每當遇上三級以上火災,常被抽調成為陸上救火救人的精英。

潛水拯救車有存在價值

但有消息指出,消防處內部拍板今年底將其中一輛潛水拯救車取消,該車三隊蛙人調回一般消防員崗位。有潛水組成員坦言:「以今次海難為例,全署五架潛水拯救 車中,部份喺放煙花現場候命,部份喺石澳搵緊被浪捲走少年,但海難時仍然有人手調配,證明有存在價值。」

--------

【本報訊】「南丫四號」的團友在南丫島逗留短短一個下午,但島內店舖店員卻對他們久久不能忘懷。在風采發電站門前的雪糕流動車東主吳先生表示,當天中午, 百多人在他面前浩浩蕩蕩經過,面帶笑容拍照;如今這些人已不知是生是死,他們當天拍攝照片,可能是一張張遺照。

雪糕車東主見證快樂時光

「南丫四號」團友當日下午二時到達風采發電站參觀,吳先生當時在發電站門前擺賣,目睹一眾團友開心合照。他表示:「佢哋喺度玩咗成個鐘,個個都喺發電站影 合照留念,好開心咁。」收工後當晚他到海邊釣魚,看到直升機飛過已感不妙,「見到直升機,我都知有船出事。」吳先生回家看新聞,才得悉「海泰號」攔腰撞正 南丫四號,導致傷亡慘重;他希望海泰號的船員和乘客,能講出當時的經過。
在榕樹灣賣有機食品的凌小姐,對事件仍未能開懷,她邊哭邊說:「好多港燈員工係我熟客,佢哋成日嚟買嘢,唔知有冇人出事……」賣飾品的蘇小姐前日為遇害死難者唸經和吃素,祈求死者得到安息。
港燈職員指,事發當日下午二時參觀風采發電站後便回總部用膳,旅程未安排到大街閒逛;南丫部落負責人陳先生表示認得其中一位團友陳太,曾在黃昏時到他的店舖購物。
他對陳太愛錫子女的印象特別深刻,當時她約於下午五時在店內購買衣服和飾物離去,其後特意回頭再為10歲兒子挑選T恤,更面帶笑容表示:「呢件T恤可以送畀我10歲嘅仔。」
他指撞船當晚在電視驚見被救出的陳太,她在碼頭淚流滿面表示兒女失蹤;如今店主陳先生得悉陳太已尋回年幼子女,終於放下心頭大石。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