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急劇單一化,連九零後都要懷舊


新城市,果然很新,也很陌生

2012年10月7日 | 分類: 小城小事,最新文章綜覽 | 作者: 千秋萬歲枯榮

 

以下要說的新城市,沒有其他意思,就是很單純地指位於沙田的新城市廣場。自我有記憶以來,這個商場就存在於我的生活中。現在回想,新城市,這個名字不管是不是與本身的地產商有關,不多不少也有點前瞻性 - 這商場也如沙田區一同進步,成為人潮湧湧的去處。

但其實,沙田區的居民從沒要求新城市成為高級shopping mall?起碼我不。很多時候我覺得,因為我的意見不會被地產商接納,我只能默默地踏著她的過去,撫摸她面目全非的臉孔。以下來一段劣質的二次創作。

噴水池被拆了,但我沒有作聲,因為那時候我年少無知。
大眾被發配邊疆了,但我沒有作聲,因為情況再壞,我們還有商務。
我曾經天真地以為,商務總該在新城市站得住腳。
這次商務將步上大眾的後塵,我不得不作聲,因為隨著商務的光輝不再,這個新城市已沒有我的容身之地。

昨夜在Facebook得知商務要結業,頓時憤怒。小時候,我很喜歡這個商場。每次下了火車(指今天的東鐵線),跟著媽媽的步伐就會看見神奇的噴水 池。那時候我還以為那是一艘會噴水的船。(可見我當時真的年少無知)一直以來,我都知道它會噴水,可是沒來得及看,它就被拆了。爸爸在沙田居住了差不多三 十年,但直至今天,我們還是毫不猶豫地約在原噴水池的位置見面。常在我心。

再說大眾與商務。以前的四樓,有兩間連鎖快餐店。任擇一間之後,我就狼吞虎嚥,然後趁父母還在用膳時就到大眾溜達,而且往往賴在大眾不想回家。我姐 姐曾經笑稱,我可以一輩子住在大眾裏。其實那時候我還挺盼望能夠這樣。每天都能夠閱讀,餓了就到隔壁的快餐店用膳,想去玩耍就去附近的公園。那時候我也許 把新城市當是家了。但這個家卻帶給我失望。大眾搬走了以後,在home square的日子哪如在新城市風光?雖然失望,但未絕望。自此,我的中學生活就只剩下圖書館和商務,其餘的都是陌生的名店。新城市,果然很新,也很陌 生。如今,商務也將離去了,憤怒了,絕望了,瘋狂了。正是因為看著大眾的命運,才使我更加唏噓。不記得何時,商務沙田店是名為沙田圖書廣場,可是如今,我 在哪裏能找回一個圖書廣場?

觸動了回憶,不是說笑,竟有種迴光返照的感覺,哀莫大於心死。變遷太多太多,一來不能盡錄,二來也記不起了。

有時候,奉承該有個限度,整容也不要太過分。雖然這個社會追捧美女多於鄰家女孩,但整容整得過分冷豔,最後只會得不償失,而且往往都會淪為錢財的奴隸。

本來文章應該在這裏停筆,但我還是忍不住要多寫兩句:不論是沙田市中心,還是大圍,都正在淪陷,這就是居民對該地區的歸屬感開始受到挑戰的時刻。最 後,因為這是憤怒之作,請大家原諒我的無能,在文章中只能跟大家分享我的回憶,未能指出變遷的問題所在。希望大家能一同關注這件事。

作者簡介

千秋萬歲枯榮

千秋萬歲枯榮90後,少許生活冷感,多數活在自己的世界,理想是執起教鞭。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