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前紀律部隊人員,如何看升旗禮驅逐黑衣人事件…


一名前紀律部隊人員,如何看升旗禮驅逐黑衣人事件

____[文章分享]____
對上週國慶升旗禮中,一群學生被政府人員強行帶走,我寫了幾篇文。 現從微到宏,說說我為何如此關注該次事件。

身為前執法人員,回想十年前在學堂裏在辦公室裏,幾位教官,師傅及上司們教的全是 克制" 平衡。 執法人員權力極大,代表整個坐擁數千億財政資源及十幾萬人力 (其他能動用的人事關係更難以量化) 的行政機器,發動起來輕則能限制人的某些權利而重則令人失去自由甚至性命,所以若非有非常合理的理据,執法人員不應輕易使用這些權力。 平日的訓練及上司的教誨,就是了解這些權力的來源,決定什麽才是行使權力的充份理据,及判斷當場形勢決定行使多少的權力才能平衡維護法紀及市民基本權利。 也是因為這些訓練,令我感到恐怖及傷心。 恐怖的是,政府近五年的執法力度及法度,都跟我們以前學的一套背道而馳,仿佛換了一套邏輯。 傷心的是,香港執法部門花了數十年,幾代不偏不倚的執法精英所建立的名聲及信譽,都賠在在這數年間。

最擔心的是,我留意到這的是一個方向的轉移。 由以往寧縱莫枉,到現在處理政治敏感事件上寧枉勿縱,已經達到濫權的地步。 當執法人員在政治事件上出現偏袒,便已違反公務員需要政治中立的大原則,在政府帶頭違規之下,公衆將此事政治化又有何問題? 更可恨的是,政府高層竟然叫受影響市民 告政府" – 雙方面所能動用的資源差別何止千萬倍? 就算勉強能上庭,雙方失敗後所需面對的後果也不合比例 市民為討公道可能要傾家蕩產,但政府敗訴卻頂多找個中低級公務員頂罪,不會問責的政府高層繼續可以拍拍屁股當無事。 同時,一眾惹上政治醜聞而被懷疑觸犯法例的政治人物,大多都或不同原因不用面對司法系統。 我無意輿論審判他們,但主觀上卻更令一眾如我草民覺得 執法人員,高官及依附這個政權的人係 above the law"

當公為私用的觀感逐漸形成,市民就會對公務員失去信心。 這才是最令人擔心的問題。 因為政客就算多麽不濟,they come and go。 但公務員系統卻是 built to last,其淪落的遺禍比一個半個政治官員無能貪污更嚴重。

文字轉載自 Fritz Chen –
– UPforHK
制圖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