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有心人


冒失王

 

20121015日,原載︰香港《新假期》

 

文︰薯伯伯

 

記得五年前,在拉薩的咖啡館打掃時撿到一張記憶卡。我想來想去,也不知道是誰把東西留在店裡。我在店裡當眼處貼上中英文告示,過了數天,沒人認領。我把卡插進電腦,全是兩名外國年青人的照片,從泰國到澳洲,又由澳洲去寮國,再來雲南及西藏。

 

我發覺照片中有澳洲遊艇會的名字,澳洲網友發電郵給該遊艇會查問,可惜遊艇會太大,找不到人。及後又發現照片有寮國某旅行社的名字,發電郵問旅行社職員,沒回覆。

 

為甚麼這麼費勁找當事人呢?旅遊人都知道,記憶卡不值錢,照片才是無價。有時自己不見東西,也盼望別人會送回給我。

 

過了一個月,還是找不到失主,我只好仔細查看照片,隱約看到一照片中提及雲南某咖啡館,發信去問店主,對方終於說認識卡主。趕忙把東西寄到昆明,總算物歸原主。

 

唯一失望的,是卡主一直都沒有跟我說謝謝。不是要甚麼回報,一聲謝謝就夠了。我花了一個月時間想盡方法物歸主,對方連一分鐘的道謝時間也沒有。就像坐電梯,看到鄰居遠遠趕到,好心按著「開門」等他,結果對方大模大樣,連「唔該」也不說,你心裡難免不爽。

 

不過這件事之後,有數團外國遊客來咖啡館,他們說︰「我本來不知道風轉咖啡館,留意到你幫那個冒失的卡主,所以想來喝些東西。我如果不見了東西,也希望有人可以這麼努力幫我,但願大家都能這麼幸運!」

 

過了多年,咖啡館又發生了另一件事。一名香港學生在日喀則不見了錢包,被藏族夫婦撿到,錢包只剩證件及信用卡,現金早就沒有。藏族夫婦托人問香港朋友,香港朋友致電信用卡中心,銀行聯絡失主,失主又剛好跟我認識。輾轉間,藏族夫婦把錢包送到我的咖啡館。

 

香港學生在拉薩時其實經常來咖啡館(否則我也不知道他名字),每天有說有笑。聽他找回錢包,我也高興,他本人已回港,我們網上聊天,安排把東西寄回 香港。只聽他說︰「講起嚟都幾可疑啊,嗰對西藏夫婦無端端執到我個錢包,有冇咁橋啊?裡面有哂我啲證件同全名㗎嘛,都幾得人驚!」

 

我聽罷很生氣,不留情面地直接說︰「那對藏族夫婦在日喀則的公車站撿到你的錢包,大可以扔進垃圾筒,但西藏人比較好心,只是希望幫你,花這麼多時間 從日喀則把東西拿回拉薩,又找他朋友的香港朋友打去信用卡中心找你,又專程把東西送到我的咖啡館,你咁樣諗人哋,真係幾衰仔!」

 

這名香港學生頓了一會,打了一段很長的文字給我,大意是說︰「我聽到你咁講,實在覺得自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對唔住啊!希望佢哋唔知我咁諗啦,我而家真係無地自容啊!」

 

香港學生算是知錯能改,除了打了一大堆自責文字,還匯了三百元給我,叫我代為買些禮物送給好心夫婦。夫婦收到禮物時,倒是有點不好意思,勸了很久才把東西收下。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