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尖神经外科医生六天的“天堂之旅”


顶尖神经外科医生六天的“天堂之旅”

2012-10-10 / 分类:精神觉醒 / 没有评论 / 5,817人围观

自我鉴别、理性评论、切勿迷信

一个顶尖的神经外科医生在他的大脑新皮层失去功能达长七天,从昏迷状态苏醒后声称见到了“天堂的证明”。

埃亚歷山大博士Dr Eben Alexander,哈佛大学神经科学教授, 在2008年得了一种罕见的细菌性脑膜炎。

在几个小时持续的剧烈头痛后,亚歷山大医生大脑中控制思想和情感的部分皮层停止工作。

虽然他的生存几率很低,但在昏迷七天苏醒后,他开始描述另一个世界的体验。

“我是在一个充满云层的地方,它们呈现出粉红色,白色,在深蓝色的天空中显得特别显眼”他在“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他还形容“成群结队透明的、闪闪发光的生命体在天空中划出弧线,身后留下了长长的飘带般的线条。”

虽然亚歷山大博士承认他的科学知识,让他怀疑死后的世界,但大脑皮质功能丧失,使得他的体验是独一无二的。

他说,我不是第一人发现证据表明”意识”超出人体之外。

“我知道这一切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

“但据我所知,没有人在我之前到达过那个维度(a)大脑皮质功能完全失去功能,并且(b)身体完全在实时医疗观察下,就像我那样整整昏迷了7天。”

亚歷山大博士承认,很多人仍然抗拒接受他的故事,特别是他的医疗同事。

他即将出版的新书,“天堂的证明,神经外科医生的来世之旅” Proof of Heaven, A Neurosurgeon journey into the Afterlife,旨在消除那些人的疑虑,将在本月晚些出版。

“我还是一名医生,也是一个科学的人,但是,在更深层面上我与之前已经大不相同,因為我瞥见了这个即将浮出的真实世界。“

原网址:http://au.news.yahoo.com/latest/a/-/latest/15068392/top-neurosurgeon-spent-six-days-in-heaven-during-a-coma/

———————

神经外科医生讲述自身濒死体验:曾游历上帝居所

2012-10-14 / 分类:人体科学 / 没有评论 / 4,289人围观

自我鉴别、理性评论、切勿迷信

 美国知名神经外科医生埃本·亚历山大在昏迷中体验了“天堂”之旅
 最新一期美国《新闻周刊》杂志封面文章刊登了亚历山大的经历

近日,美国哈佛大学博士、知名神经外科医生埃本·亚历山大发表了文章《天堂的证据》,被用作封面文章刊登在最新一期美国《新闻周刊》杂志中。亚历山大医生在文中详细精确地描述了自己的濒死体验,并表示天堂真的存在。

 

相关资料

  什么是濒死体验?

濒死体验(NDE)就是濒临死亡的体验,指由某些遭受严重创伤或疾病但意外地恢复的人,以及处于潜在毁灭性境遇中预感即将死亡而又侥幸脱险的人所叙 述的死亡威胁时刻的主观体验。它和人们的临终心理一样,是人类走向死亡时的精神活动。同时,濒死体验也是人们遇到危险时的一种反应。

有科学家指出,人在死亡降临的一瞬间,短时间内的主观体验一般来说是类似的,尤其是相信有天堂存在的人在西方比比皆是,所以更容易产生濒死体验,这 是目前较令人信服的解释濒死体验产生原因的观点。生物学家罗兰·西格则从生物化学角度来解释。他认为,每个人在死亡过程中,大脑都会分泌出过量的化学物 质,这些化学物质有些能引起奇特的幻觉。

 7日昏迷

  细菌感染令大脑“瘫痪”

埃本·亚历山大以前并不相信濒死体验,他接受过科学教育,追随父亲的道路成了一名神经外科医生,还在哈佛医学院等高校授课。过去亚历山大认为,一些人描述的濒死体验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但后来的一次亲身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

2008年秋天,亚历山大博士患了一种罕见的细菌性脑膜炎,细菌侵蚀了他的脑脊髓液,他的大脑皮质神经元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令他昏迷了7天。在 这7天中,亚历山大的身体毫无知觉,大脑的高级功能完全停止了运作。然而令他惊诧的是,这7天里虽然他的身体处于昏迷中,但他的思维和自我意识仍是活跃 的。据亚历山大描述,他的自我意识前往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全新的世界中,人脱离了大脑和身体的限制,死亡并非终点,而是一次长期、积极的旅行中的一个篇 章。

亚历山大并非第一个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但据他所知,他是第一个在大脑皮质完全“瘫痪”、身体时刻处于医学观察的情况下游历“天堂”的人。现有的医学知识还无法解释这一现象。醒来之后,亚历山大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天堂的证据》,该书将于今年10月23日出版。

据亚历山大描述,他的“天堂之旅”从一个充满了云朵的地方开始,他看到深蓝色的天空上漂浮着大朵蓬松的白色和粉色云彩。在云朵之上,透明、发光生物 成群结队地飞过天空,像飞机一样留下长长的飘带一般的痕迹。亚历山大说不清这些生物到底是鸟儿还是天使,但他认为用语言完全无法描述,它们不同于地球上的 任何生物,它们是更高级的生命形式。

后来,亚历山大听到了从天上传来的巨大声响,好似一曲圣歌,他怀疑这声音来自天上飞行的神秘生物,他从中体会到了一种欢乐的情绪。亚历山大看到了天空中的神秘生物,听到了它们的歌声,但他感觉如果你不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的话,就不会感受到这些。

 濒死体验 游历“天堂”和上帝居所

在大部分旅行中,亚历山大并非独自一人,有一名女子陪伴着他。这位女子非常年轻,亚历山大还能清楚地记得她的样子。她有着高颧骨和深蓝色眼睛,一头金棕色的头发衬托着她美丽的脸蛋。

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亚历山大和她正处于一个有着复杂图案的平面之上,后来亚历山大认出这是蝴蝶的翅膀。事实上,他们当时被无数翩翩飞舞的蝴蝶包围,这些蝴蝶组成了一条色彩缤纷、充满生命的河流,流淌在空气之中。

女子的着装就好像农民一般简单,但服装的颜色——粉蓝、靛青和橙粉——跟这个世界里的其他事物一样,都具有令人折服的鲜活感。

女子注视着亚历山大,她的表情让人感觉能够点亮人生,不管此前你觉得遇到了多少艰难险阻。这表情里没有爱慕,也不是友谊,这是超越地球上所有情感的一种表情,让人感觉其中承载着所有类型的爱,却又超越所有类型的爱。

没有使用任何语言,女子就能像亚历山大传递讯息,这些讯息就像风一样穿透亚历山大的身体,他立刻就能知道她想表达什么。用人们所知道的语言来表达的话,女子向亚历山大说了3句话:“亲爱的,你将永远被珍爱。”“你不必有任何恐惧。”“你不会做错任何事。”这些讯息令亚历山大体会到了极大的释放感。

“我们将向你展示这里的很多东西,”女子继续告诉亚历山大,“但最终你还是要回去的。”对此亚历山大感觉迷惑,他不知道自己要“回去”的地方是哪 儿。然后,一阵温暖的风吹过,改变了亚历山大周围的一切,他所处的世界开始剧烈地颤动。亚历山大开始在心中对风提出疑问,或者说,他在向控制风的神奇生物 提问: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为什么我在这儿?

每次亚历山大在心中提出这些问题,就能立即得到答案。答案就像一个由光线、色彩、爱和美组成的冲击波,贯穿了亚历山大的身体。更重 要的是,这种冲击波并不是在简单地淹没亚历山大的提问,而是通过一种超越语言的方式回答了疑问。思维直接进入了亚历山大的大脑,但这些思维跟地球上的不一 样,它们是具体而非抽象的,而且在它们进入大脑之时,亚历山大就如醍醐灌顶般理解了这个全新世界中的一些概念。

亚历山大继续前行,进入了一片巨大的虚空,那里完全处于黑暗之中,面积无限广阔,令人感到极度舒适。虽然一片漆黑,但亚历山大感觉到了光的存在,光线似乎源于一个明亮的球体,他感觉到球体就在他附近。这个球体担任着“翻译”的角色,令亚历山大得以跟自己周围这个巨大的世界交流。

亚历山大感觉自己就好像新生儿一般,“出生”到了一个更广阔的新世界里,宇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子宫,而这个跟他存在联系的球体正引 导着他。17世纪诗人亨利·沃恩曾写道:“有人说,上帝居住的地方是深沉却耀眼的黑暗。”亚历山大后来发觉,这个神奇的地方就好像沃恩的诗句中描写的一 样,正是上帝居住的地方。

 引发争议

  天堂真的存在吗?

亚历山大表示,他知道自己的经历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这些,他肯定觉得是异想天开。但这一切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他感觉这种经历比他的真实生活还要真实。不过,他也很想对自己的这一经历作出解释。

亚历山大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知名神经外科医生,曾在美国最著名的高校授课多年,他知道很多同行就像他过去一样,都认为大脑产生意识,宇宙是没有任何情 感的。但经历过濒死体验之后,亚历山大对这些理论产生了怀疑。他计划用自己的余生来研究意识的本质,他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人类的自我不仅仅是人脑就能涵盖 的。

像亚历山大这样令人震惊的濒死体验是否真的会颠覆现有的理论,而科学又是否能够解释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呢?

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高级讲师、精神病学研究所顾问、国际濒死研究协会英国分会主席彼得·芬威克承认,解释在大脑活动停止后发生的第一人称回忆的经 验存在很复杂的问题,那些拥有濒死体验的幸存者只能在事后描述当时的经历,人们无法确定这些经历是否是在大脑停止活动后感知的,还是随后编造的。

对于梦境,甚至任何记忆,同样的问题都存在。认知心理学家伊丽莎白·洛夫特斯曾进行过一项出色的实验,实验结果表明,人们对真实体验的回忆可以轻松被扭曲或改变,变成人们认为应该发生的事,或者人们被告知的可能发生的事。

长达150年的感知科学的研究表明,人们对世界的看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人的期望、经历和个人推理,而这些影响因素的分量不低于人们通过自己眼睛看到 的图像和听到的声音等硬性的确凿证据。比如,你可能在闪烁的火焰中看到一张人脸,或夜晚独自行走时发现远处有一个人——结果却发现在下一秒火焰中的人脸消 失了,而那暗处的“人”只是个邮政信箱。

因此,那些濒死体验可能就像正常的感知或记忆一样,受到文化、个人的偏见和以往经验的影响。如果亚历山大是佛教徒,他的濒死体验可能是被一名菩萨引导进入极乐世界。

亚历山大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这令他对来生的描述看起来似乎更可信,也更为引人注意,但并没有证据证明专家的描述就一定比其他人更可靠。如果要证明天堂真的存在,需要的不仅仅是亚历山大绘声绘色的描述,还要有确凿的证据。

顶尖神经外科医生六天的“天堂之旅”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ar death experience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