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高舉米字旗


【不 是 港 英 政 府 好 是 因 為 現 在 的 太 差】
『高 舉 港 英 旗 和 米 字 旗 的 人 , 明 顯 是 懷 緬 殖 民 時 期 , 不 過 是 否 代 表 他 們 支 持 殖 民 統 治 , 岑 建 勳 卻 認 為 要 小 心 看 待 : 「 大 家 先 不 要 過 分 敏 感 和 誤 解 , 我 們 今 天 情 感 的 來 源 不 是 來 自 我 們 懷 念 殖 民 統 治 , 而 是 我 們 覺 得 今 天 不 及 往 日 好 。 人 們 不 滿 現 時 政 府 的 施 政 很 差 , 行 政 效 率 低 , 事 事 要 向 北 京 請 示 和 『 擦 鞋 』 , 這 是 民 心 所 向 , 大 家 都 有 目 共 睹 。 簡 單 舉 一 個 例 , 殖 民 時 期 的 教 育 制 度 都 沒 有 要 求 我 們 看 見 英 國 旗 升 起 時 要 流 淚 , 沒

有 要 求 我 們 愛 英 國 , 我 不 是 想 說 英 國 的 好 , 但 現 在 政 府 施 政 太 差 , 反 國 教 便 是 最 好 的 例 子 , 中 國 都 不 行 這 一 套 了 , 這 個 政 府 在 做 什 麼 ? 」 面 對 左 派 人 士 說 香 港 人 不 應 該 懷 緬 殖 民 時 期 , 岑 建 勳 認 為 香 港 人 就 像 慰 安 婦 : 「 我 覺 得 這 個 例 子 未 必 完 全 恰 當 , 不 過 很 可 悲 的 是 , 受 到 英 國 殖 民 統 治 不 是 我 們 選 擇 的 , 這 都 不 是 我 們 的 錯 , 是 當 時 中 國 容 許 英 國 統 治 香 港 的 , 為 什 麼 現 在 反 過 來 怪 我 們 ? 這 是 對 香 港 人 不 公 平 的 指 摘 。 」』

___[文章分享: 明報世紀 岑建勳專訪 (全文)]____
一 群 曾 在 港 英 時 代 反 殖 的 社 運 老 兵 , 早 前 響 應 中 學 生 組 織 「 學 民 思 潮 」 的 反 國 教 運 動 , 加 入 絕 食 行 列 , 要 求 政 府 撤 回 德 育 及 國 民 教 育 科 。 著 名 的 前 演 藝 界 名 人 岑 建 勳 , 一 直 在 內 地 做 生 意 , 卻 加 入 了 反 國 教 運 動 , 成 為 其 中 一 個 老 兵 。 本 文 作 者 訪 問 岑 建 勳 , 談 談 今 天 社 會 為 什 麼 仍 會 有 社 運 , 並 回 顧 當 年 參 與 社 運 的 背 景 。
—-
9
7 日 晚 上 , 12 萬 黑 衣 人 「 迫 爆 」 政 府 總 部 , 岑 建 勳 站 在 立 法 會 大 樓 上 , 凝 視 著這 一 幕 , 如 果 在 整 場 運 動 中 要 選 一 幕 他 難 以 忘 懷 , 或 許 就 是 這 一 刻 了 。 整 場 反 國 教 運 動 起 初 與 他 無 關 ; 運 動 由 一 班 中 學 生 、 家 長 在 最 前 線 領 軍 , 絕 食 、 佔 領 、 公 民 廣 場 的 建 立 , 感 動 和 觸 動 了 一 個 又 一 個 香 港 人 , 他 是 其 中 之 一 ; 他 和 一 群 自 居 「 70 社 運 老 兵 」 的 資 深 社 運 壯 士 , 以 逾 60 歲 的 身 軀 絕 食 支 援 運 動 。 從 當 年 反 抗 殖 民 統 治 到 今 天 反 對 國 民 教 育 , 仍 見 這 位 「 猛 將 」 的 身 影 , 火 氣 十 足 , 立 場 鮮 明 , 他 談 反 國 教 時 已 經 滔 滔 不 絕 , 談 過 去 殖 民 時 期 的 社 會 運 動 更 彷 彿 按 動 了 開 關 掣 , 當 年 舊 事 對 長 輩 來 說 實 在 是 觸 動 神 經 。 適 逢 近 日 反 對 中 港 融 合 的 氣 氛 熾 熱 , 港 澳 辦 前 副 主 任 陳 佐 洱 看 見 有 示 威 者 高 舉 港 英 旗 表 示 痛 心 , 國 慶 日 有 人 在 中 聯 辦 外 揮 動 港 英 時 代 的 龍 獅 旗 , 甚 至 有 不 少 人 提 出 「 城 邦 論 」 、 「 港 獨 」 等 論 述 。 作 為 當 年 與 殖 民 政 府 抗 衡 的 表 表 者 , 岑 建 勳 應 該 最 有 資 格 評 論 這 一 切 , 今 天 讓 他 重 數 當 年 抗 殖 心 聲 與 體 會 , 就 在 我 們 緬 懷 殖 民 或 過 去 的 時 候 , 重 新 閱 讀 歷 史 可 以 讓 人 更 清 醒 。

. 不 是 港 英 政 府 好 是 因 為 現 在 的 太 差 .
高 舉 港 英 旗 和 米 字 旗 的 人 , 明 顯 是 懷 緬 殖 民 時 期 , 不 過 是 否 代 表 他 們 支 持 殖 民 統 治 , 岑 建 勳 卻 認 為 要 小 心 看 待 : 「 大 家 先 不 要 過 分 敏 感 和 誤 解 , 我 們 今 天 情 感 的 來 源 不 是 來 自 我 們 懷 念 殖 民 統 治 , 而 是 我 們 覺 得 今 天 不 及 往 日 好 。 人 們 不 滿 現 時 政 府 的 施 政 很 差 , 行 政 效 率 低 , 事 事 要 向 北 京 請 示 和 『 擦 鞋 』 , 這 是 民 心 所 向 , 大 家 都 有 目 共 睹 。 簡 單 舉 一 個 例 , 殖 民 時 期 的 教 育 制 度 都 沒 有 要 求 我 們 看 見 英 國 旗 升 起 時 要 流 淚 , 沒 有 要 求 我 們 愛 英 國 , 我 不 是 想 說 英 國 的 好 , 但 現 在 政 府 施 政 太 差 , 反 國 教 便 是 最 好 的 例 子 , 中 國 都 不 行 這 一 套 了 , 這 個 政 府 在 做 什 麼 ? 」 面 對 左 派 人 士 說 香 港 人 不 應 該 懷 緬 殖 民 時 期 , 岑 建 勳 認 為 香 港 人 就 像 慰 安 婦 : 「 我 覺 得 這 個 例 子 未 必 完 全 恰 當 , 不 過 很 可 悲 的 是 , 受 到 英 國 殖 民 統 治 不 是 我 們 選 擇 的 , 這 都 不 是 我 們 的 錯 , 是 當 時 中 國 容 許 英 國 統 治 香 港 的 , 為 什 麼 現 在 反 過 來 怪 我 們 ? 這 是 對 香 港 人 不 公 平 的 指 摘 。 」

對 岑 建 勳 這 班 「 70 社 運 老 兵 」 來 說 , 在 那 個 不 可 選 擇 被 英 國 還 是 中 國 管 治 的 年 代 , 他 們 選 擇 了 與 殖 民 政 府 「 肉 搏 」 。 爭 取 中 文 成 為 法 定 語 言 、 反 貪 污 及 保 衛 釣 魚 台 可 以 算 是 香 港 首 幾 場 重 要 的 社 會 運 動 , 岑 建 勳 和 一 班 志 同 道 合 的 朋 友 辦 了 《 70 年 代 》 雙 周 刊 作 為 社 會 運 動 的 刊 物 , 當 時 因 為 與 殖 民 政 底 對 抗 , 他 說 「 被 拉 過 十 幾 次 」 , 被 殖 民 政 府 列 入 「 黑 名 單 」 。 我 們 無 法 驗 證 高 舉 港 英 旗 和 米 字 旗 的 人 的 想 法 , 不 過 對 岑 建 勳 來 說 , 他 就 根 本 沒 可 能 愛 過 殖 民 統 治 。 在 五 六 十 年 代 長 大 的 他 , 對 老 式 殖 民 思 維 感 到 毫 不 陌 生 : 華 人 在 政 府 只 能 做 基 層 工 作 , 民 意 只 能 透 過 港 英 委 任 的 少 數 太 平 紳 士 反 映 , 法 律 和 政 府 文 件 都 只 有 英 文 文 本 ; 執 法 高 層 都 是 「 鬼 佬 」 白 人 , 大 部 分 有 很 重 的 歧 視 華 人 心 態 ; 除 了 種 族 隔 離 式 統 治 手 法 外 , 港 英 還 沿 用 「 以 華 制 華 」 模 式 , 連 結 華 人 黑 社 會 力 量 來 維 持 社 會 安 定 , 造 成 了 嚴 重 的 貪 污 腐 化 , 甚 至 連 總 督 都 牽 連 在 內 , 上 下 無 不 貪 之 官 , 警 察 、 消 防 、 水 電 以 至 醫 務 人 員 全 都 有 組 織 的 收 受 賄 賂 。

. 與 殖 民 政 府 「 肉 搏 」 抗 爭 .
問 他 , 當 年 的 情 節是 否 如 此 ? 「 就 像 電 影 《 歲 月 神 偷 》 所 說 的 一 樣 , 貪 污 橫 行 , 你 去 醫 院 要 付 錢 給 護 士 他 們 才 會 給 予 適 當 照 顧 , 考 車 牌 又 要 付 貪 污 的 錢 ; 我 讀 書 的 年 代 , 在 公 立 學 校 說 中 文 會 被 老 師 處 分 ; 白 人 英 國 人 都 是 高 人 一 等 , 我 很 記 得 1972 年 到 英 國 參 觀 他 們 的 『 廉 租 屋 』 , 與 我 們 當 年 殖 民 政 府 建 給 香 港 人 的 比 較 , 真 的 好 太 多 。 」 看 完 這 一 幕 令 他 真 的 異 常 憤 怒 ; 不 過 一 直 以 來 , 他 都 將 因 為 不 公 平 待 遇 或 社 會 不 公 而 產 生 的 憤 怒 轉 化 成 爭 取 的 力 量 : 「 真 的 被 拘 捕 了 很 多 次 , 警 察 用 警 棍 將 我 們 打 得 頭 破 血 流 是 平 常 事 , 最 難 過 的 是 被 監 禁 在 警 察 局 的 樓 下 叫 『 臭 格 』 的 監 牢 中 , 當 時 好 像 有 條 規 例 是 只 要 有 港 督 手 諭 , 可 以 不 用 受 審 就 無 了 期 的 監 禁 我 們 , 你 被 拘 捕 後 根 本 不 知 道 今 次 要 關 多 久 。 」 不 過 , 他 知 道 自 己 在 爭 取 合 理 的 事 , 「 在 爭 取 中 文 成 為 法 定 語 言 的 期 間 , 我 試 過 因 為 示 威 被 拘 捕 要 上 庭 , 我 用 中 文 為 自 己 辯 護 , 幫 我 翻 譯 的 人 翻 譯 得 不 好 , 我 忍 不 住 糾 正 他 。 法 官 禁 不 住 問 我 , 既 然 你 英 文 這 麼 好 , 為 什 麼 不 用 英 文 自 辯 ? 我 只 是 堅 定 地 告 訴 他 , 我 今 天 站 在 這 裏 就 是 因 為 要 爭 取 中 文 成 為 法 定 語 言 。 」 爭 取 的 路 不 容 易 走 , 不 過 歷 史 告 訴 我 們 , 這 些 爭 取 都 是 有 成 果 的 : 1974 年 政 府 立 法 通 過 中 文 與 英 文 享 有 同 等 法 律 地 位 , 同 年 政 府 成 立 了 廉 政 公 署 , 今 天 廉 潔 仍 然 是 香 港 為 什 麼 無 法 完 全 被 深 圳 上 海 取 代 的 原 因 。 翻 開 《 70 年 代 》 雙 周 刊 , 更 可 以 想 像 他 們 當 年 抗 殖 確 實 有 血 有 淚 , 有 一 次 適 逢 英 女 王 生 日 , 他 們 在 刊 物 的 英 女 王 畫 像 上 加 上 一 句 中 文 粗 口 , 那 一 期 遭 當 局 沒 收 。 在 面 對 當 時 強 勢 的 殖 民 政 府 , 岑 建 勳 他 們 都 是 硬 漢 子 , 不 只 是 因 為 示 威 絕 食 的 行 為 , 是 那 種 「 明 知 不 可 為 而 為 之 」 的 勇 氣 。

. 不 要 亂 扣 帽 子 .
一 些 建 制 派 人 士 經 常 稱 民 主 派 人 士 為 港 英 餘 孽 , 岑 建 勳 忍 不 住 替 他 們 平 反 : 「 當 年 李 柱 銘 、 劉 慧 卿 他 們 向 港 英 政 府 爭 取 八 八 直 選 , 與 殖 民 政 府 周 旋 和 對 抗 ; 我 們 70 社 運 老 兵 當 年 保 衛 釣 魚 台 , 被 殖 民 政 府 打 得 頭 破 血 流 ; 這 些 時 候 , 指 摘 我 們 的 建 制 派 人 士 請 問 在 哪 ? 梁 振 英 當 時 在 嗎 ? 有 向 殖 民 政 府 爭 取 什 麼 嗎 ? 」 岑 對 被 亂 扣 帽 子 感 到 甚 為 憤 慨 , 看 得 透 徹 的 人 都 會 知 道 , 現 在 民 主 派 的 人 並 非 突 然 反 政 府 , 他 們 是 從 運 動 的 開 初 已 經 與 殖 民 政 府 「 對 幹 」 , 只 是 回 歸 後 很 多 人 都 見 風 駛 舵 「 突 然 愛 國 」 而 已 。 岑 一 句 「 70 社 運 老 兵 當 年 已 經 是 反 殖 的 , 非 現 在 才 反 國 教 」 , 說 得 多 麼 平 淡 又 令 人 激 動 。

. 愛 一 國 但 不 要 消 滅 兩 制 .
岑 建 勳 近 年 在 大 陸 一 些 二 線 城 市 做 生 意 、 開 戲 院 , 這 樣 高 調 出 來 反 國 教 , 不 怕 會 影 響 中 國 的 生 意 和 賺 錢 機 會 嗎 ? 他 反 問 一 句 : 「 你 說 , 做 人 還 是 做 生 意 重 要 ? 」 這 陣 子 政 府 在 講 「 中 港 融 合 」 , 他 說 當 年 香 港 很 多 人 因 為 逃 避 共 產 黨 所 以 從 國 內 來 香 港 , 大 家 恍 如 「 用 腳 投 票 」 , 今 天 我 們 又 是 否 承 受 到 香 港 失 去 了 「 自 由 、 民 主 、 法 治 、 人 權 」 ? 「 一 國 兩 制 中 的 兩 制 , 就 是 說 明 我 們 的 制 度 中 有 些 元 素 他 們 是 沒 有 的 , 我 們 保 護 這 些 價 值 有 什 麼 錯 ? 在 融 合 和 與 國 內 看 齊 的 時 候 , 為 什 麼 要 消 滅 兩 制 呢 ? 」 看 見 國 內 同 胞 掀 起 反 日 示 威 、 在 日 資 公 司 到 處 破 壞 , 然 後 看 看 香 港 人 的 反 應 , 你 應 該 最 能 體 會 什 麼 叫 一 國 兩 制 了 。 岑 說 在 內 地 做 生 意 , 最 感 受 到 什 麼 叫 人 治 , 國 內 完 全 沒 有 制 度 可 言 , 貪 污 到 一 個 大 家 無 法 想 像 的 地 步 , 如 果 今 天 再 要 大 家 「 用 腳 投 票 」 , 那 些 支 持 「 中 港 融 合 」 的 人 不 如 就 試 試 去 對 普 世 價 值 毫 不 重 視 的 地 方 去 生 活 吧 。

岑 建 勳 成 長 的 年 代 經 歷 了 殖 民 高 壓 統 治 、 六 七 暴 動 , 那 不 只 是 一 個 政 治 冷 漠 的 年 代 , 那 是 一 個 對 政 治 恐 懼 的 年 代 , 現 在 看 著下 一 代 因 為 反 對 國 民 教 育 都 站 出 來 絕 食 , 他 實 是 十 分 欣 慰 。 反 國 教 的 佔 領 運 動 暫 時 告 一 段 落 , 大 家 都 仍 然 在 反 對 東 北 發 展 、 反 對 中 港 融 合 的 議 題 中 奮 力 爭 取 , 有 句 說 話 叫 「 perception is reality 」 , 上 一 代 經 歷 了 殖 民 時 期 , 或 許 成 就 了 不 少 獅 子 山 下 的 動 人 故 事 , 但 是 殖 民 時 期 的 血 淚 和 辛 酸 同 樣 不 容 遺 忘 , 殖 民 統 治 對 八 九 十 後 來 說 只 是 個 印 象 , 不 妨 重 新 閱 讀 一 下 當 年 反 殖 的 歷 史 , 愛 殖 民 和 反 共 之 間 不 應 該 畫 上 絕 對 的 等 號 , 反 殖 亦 從 來 不 等 於 絕 對 地 支 持 政 府 或 愛 國 。


[ : 莫 坤 菱 | 編 輯: 袁 兆 昌]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