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插班老師


學校出了什麼問題?怪獸家長與專權校方到處都是,外國月亮都一個樣。一部導和演都平靜內儉的好戲,片尾的抒情音樂好叫人在黑暗中擦乾淚水,平伏心情。

<以下文章來自影片在香港的發行公司>

榮獲

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五強

2012加拿大金尼獎(加拿大電影界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改編劇本等六項大獎

2011 多倫多影展最佳加拿大電影

2011瑞士盧卡諾國際影展公眾大獎

2011鹿特丹國際影展觀眾票選大獎

第三十六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天主教文化獎

最具爭議性的教育問題

在洗腦教育、填鴨式教育、升學主義等為人詬病的教育議題下,教育看似只求分數,只懂硬灌輸書本知識,情感教育愈發被忽視,感情與生死的命題猶如師生間的禁忌。

而長久以來學生和老師間都保持距離,明文規定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准許接觸學生,就算彼此間親近,但仍有一種隔膜。形成學生與老師間刻板、冰冷的關係。

《我的插班老師》正正反映這些學校與社會的真實漏洞。片中的非常老師巴札,十分側重學生的情感教育。縱然其教學理念跟校方管理層和家長有嚴重分歧,但他真誠地接觸學生心中那片柔軟的心靈情感,贏得了他們的信任,雙方互相交流安慰,擦出深厚感情。

巴札終成功帶領他們跨過班主任自殺的陰霾,給他們上了生命成長的一課,而自己亦在過程中走出傷痛。道出了師生自然流露的情懷,突破了世俗對老師與學生關係的傳統觀念。

這部電影亦透過巴札非法移民的身份,看他面臨的現實社會問題,並帶出了讓新移民融入社區的信息。
瑞士盧卡諾露天放映氣勢如虹,觀眾席黑壓壓,這觀影經驗少有在香港出現!

故事大綱

故事背景發生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男主角巴札喇沙 (穆漢法利飾演),是由阿爾及利亞逃亡到蒙特利爾的準難民,他沒有任何教學經驗,正在等待移民局審核他的難民資格,機緣巧合下,毛遂自薦到一所多元民族小學擔任代課老師。

面對頑皮、懶惰、聰明、甚至思想早熟,種種不同性格的小學生,巴札老師用他獨有的身教方法,以及對學生一­視同仁的態度,教導學生們面對敏感的生命議題,讓一班小學生從僵化的教育制度中破繭而出,每一位學生都對生命一課有深刻的領悟。

正當巴札老師開始與小學生相處融洽之際,部份怪獸家長要求他不要教課本以外的人生道理,而他冒充老師身份亦被校長識破。與此同時,他的難民資格亦面臨關鍵一刻……

改編自同名舞台劇劇本

《我的插班老師》改篇自伊芙蓮莎莉雅的劇本《巴札喇沙》BASHIR LAZHAR

導演菲臘法拉度用簡約的鏡頭語言,處理了兒童、生命、和移民等敏感話題,把這個舞台劇本原汁原味地搬上了銀幕。是他繼LA MOITIE GAUCHE DU FRIGO (The Left-Hand Side of the Fridge)CONGORAMACONGORAMAIT’S NOT ME, I SWEAR!後第四部以主題電影。而飾演巴札的穆漢法利亦曾被放逐,下了追殺令。他與男主角相近的過去,讓他有額外的體會。
----------------------------
記者來鴻:修女之死與阿爾及利亞之謎 20121017BBC記者 克羅伊•阿諾德阿爾及利亞,法國修女克萊特去世後,幾經周折才得以下葬。BBC記者阿諾德說,阿爾及利亞就像一個難解的謎,克萊特的喪事,凸現著這個國家的高深莫測……

幾個星期前,一位波蘭神父來吃飯。克里斯神父(Father Chris)是所謂的「白人神父」,他是撒哈拉大沙漠深處寥寥無幾的天主教傳教士之一。偶爾,他會到首都阿爾及爾來會會朋友、聊聊天。

吃著中餐外賣,我們問他,在綠洲城鎮蓋爾達伊(Ghardaia)過去這一年過得怎麼樣?克里斯神父承認,能有機會換換口味、不用再吃「中東小米」(couscous)了,感覺很好。

他說,日子還好。人們很善良,有時候會到小小的傳教士寓所來喝茶、聊天。但是,去年聖誕節期間,遇到了很多麻煩。起因是克萊特修女(Sister Colette)。

克萊特修女和其他幾位修女一起,住在大沙漠的更深處阿德拉(Adrar)。聖誕前夜,克里斯神父趕了600公里的路,前往那裏的一座教堂主持彌撒。他和修女們一起度過了愉快的一個星期,新年夜揮手告別。

克萊特修女年逾七旬,但依然生氣勃勃。送克里斯神父去乘公車,雖然身體略有不適,但堅持要給神父提行李。

轉天,克里斯神父回到家中,接到一個電話,得知克萊特修女當天早晨去世了。

克萊特的修女姐妹們立刻開始四處打聽買棺材,安排將她的遺體送回蓋爾達伊的天主教公墓下葬。但是,穆斯林人下葬不用棺材,修女們用了好長時間才找到一位願意做棺材的木匠。

買釘棺材蓋的釘子,用了更長的時間。

然後,運棺材的急救車引起了更多延誤。為什麼要用急救車呢?因為,這是僅有的能拉棺材的車型。急救車中途被迫返回阿德拉,原因是,裝錯了遺體!

轉天,木匠來了,堅持要把棺材要回去,因為他需要木材。

克里斯神父說,聽到這些事,他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最後,修女們總算談妥價錢,留下棺材。但是,等待,仍然沒有就此結束。

克萊特修女是法國人。在阿爾及利亞,安葬一個外國人,需要準備大量的書面材料。

最後,克萊特修女總算安葬在蓋爾達伊了。她的喪事,幾乎和生前的經歷一樣,變化多端、豐富多彩。

在我看來,這個故事包含著今日阿爾及利亞面臨的所有的矛盾。

令人寸步難行的官僚主義。在阿爾及利亞想去游泳,你必須出示體檢合格證書,血型證書,護照。所有文本均須翻譯成阿拉伯語,由市長親自簽字、蓋章,同時,還要提交八張照片。

但是,克萊特修女的故事也凸現,在這個國家,動動腦筋、見機行事,大多時候,還是能辦成事的。

16年前,在血腥的內戰打得如火如荼的時候,七名西多會(Cistercian)教士在泰伯利亞(Tiberine)被謀殺,據說,兇手是伊斯蘭民兵。

但是,也正是在阿爾及利亞,兩年前,常年失修的「非洲聖母聖殿」(Basilica of Notre Dame d’Afrique)重新開放。聖殿內的神壇上寫著,「非洲聖女,為我們祈禱吧,為所有的穆斯林人祈禱吧。」

這是一個錯過了「阿拉伯之春」的國家。那場內戰—-在某種程度上也是這一地區動蕩的先奏—-的暴力給阿爾及利亞人留下了深深的創傷。

但是,這也是一個迫切希望變革的國家。阿爾及利亞的領導人都已經年過古稀了,50年前阿爾及利亞擺脫法國統治獲得獨立時就已經是成年人了。

這是一個被困在過去的國家。學校中,孩子們仍然用粉筆在石板上寫字,銀行仍然用吱嘎作響的充氣傳送帶在大樓內運錢。

但是,這也是一個不斷挑戰、出新的國家。最近一次議會選舉中,女性當選議員的數量在整個阿拉伯世界位居首位。女議員一下子增加了這麼多,議會不得不連夜修建新的洗手間。在這以前,整個議會大廈內僅有一個女性洗手間。

這也是一個仍在繼續尋找自己身份認同的國家。阿拉伯語是官方語言,但是,在法國殖民統治下成長起來的一代人,既不會讀、也不會寫阿拉伯語。報紙、書 籍和電視節目都是用正式的古典阿拉伯語,大多數人連說都很費勁。因此,他們使用自行湊出來的另版阿拉伯語,其中包含大量法語、西班牙語和柏柏爾語(在阿爾 及利亞首都以東居住地非阿拉伯人社區使用的語言)的成分。

克里斯神父站起身來準備離開。轉天一大早,他需要坐公車趕回蓋爾達伊。

克里斯神父說,路很遠,有的是時間琢磨這個高深莫測的國家……

(source: http://gg.gg/pjy)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Spiritual movie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