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獵食者倒過來餵養人類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Traditional by fang yangyang  •  Reviewed by Joyce Chou

我成為極地專家 專門在極地區域攝影的經歷 是從我四歲時開始 那時我家從加拿大南部 搬到北部的巴芬島,毗鄰格陵蘭島 在那兒我們與因紐特人住在一起 在僅有200人的小小因紐特人社區中 有三戶非因紐特家庭,我們是其中之一 在這個社區裡,我們沒有電視 沒有電腦,當然也沒有無線電 甚至電話也沒有 我所有的時間都花在戶外 和因紐特人一起玩耍 冰雪是我的沙坑 因紐特人是我的老師 在那裡,我真正地 迷上了這個極地王國 我知道,有一天我會做一些事情 去分享關於這塊土地的新鮮事 以及保護它。

我想花大概兩分鐘的時間 透過一些圖片,讓各位來瞭解我的工作 伴著Brandi Carlile優美的音樂《Have You Ever》 我不知道國家地理頻道為何這麼做,他們從未這麼做過 他們允許我向你們展示 我剛剛完成但尚未發表的新聞報導裡的照片 國家地理頻道通常不會這樣做 我很高興,能與你們分享這些照片

那麼這是些什麼樣的照片呢? 你會在幻燈片開頭看到它們,大約只有四張照片 拍的是住在大熊雨林的一隻小熊 牠的毛色雖然純白,但牠不是北極熊 牠是白靈熊或克莫德熊 現在這種熊只剩下約200隻 比貓熊還稀有

我在河面上待了兩個月沒有看見一隻 我以為,我的職業生涯完了 我向《National Geographic》雜誌提議這個愚蠢的故事 我到底在想什麽啊? 於是我有兩個月的時間坐在那兒 弄清楚我接下來的日子該做點什麽別的事情 因為我是一名攝影師,因為他們將要解雇我 因為《National Geographic》是一本雜誌,他們始終提醒我們 他們刊登照片,而非藉口

(笑)

在那兒坐了兩個月之後 有一天,我想著這一切都完了 這隻不可思議的大白公熊下來了 在我右側,三英尺遠的地方 牠下到水裡,抓起一條魚,回到森林裡把魚吃了 於是我花了一整天過我童年時夢想的生活 我跟著這隻熊穿過森林 牠穿過這片老熟林 然後坐在這棵有400年歷史的文化改造樹邊睡著了 我真的在離牠三英尺的地方睡著了 就在森林裡,拍攝牠

所以我很高興能向你們展示這些照片 以及我在極地所做的工作 希望你們喜歡

(音樂)

Brandi Carlile: ♫你是否曾獨自遊蕩在森林裡?♫ ♫一切都是本來的摸樣♫ ♫你是其中的一份子♫ ♫你是美好事物的一部份 ♫如果你曾獨自遊蕩在森林♫ ♫喔~♫ ♫如果你曾獨自遊蕩在森林裡♫ ♫你是否曾仰望星空?♫ ♫仰臥在地,你有許多疑問♫ ♫生命的目的是什麽?♫ ♫我想知道,我是誰?♫ ♫如果你曾仰望星空♫ ♫喔~♫ ♫啊~♫ ♫啊~喔~♫ ♫你是否曾仰望星空?♫ ♫你是否曾在雪地漫步?♫ ♫嘗試回到你的故鄉♫ ♫你總是不知道♫ ♫該去何處♫ ♫如果你曾在雪地漫步♫ ♫喔~♫ ♫啊~♫ ♫啊~喔~♫ ♫喔~啊~♫ ♫啊~喔~♫ ♫如果你曾外出漫步,你會明了♫

(鼓掌)

Paul Nicklen:非常感謝,演講還沒結束 我的時間不多。好,咱們停一下。 謝謝,我很感激。

我們總是被這樣的新聞淹沒 海洋冰層正在消失 已經降到最低水平了 事實上,科學家們起初是說 海洋冰層將在未來的一百年消失,接著他們說50年 現在他們說北極的海洋冰層 夏季區域的冰層將在未來四到十年內消失 這是什麽意思呢? 在讀了一陣子相關新聞後,這些也僅僅只是新聞而已 你變得對這樣的消息習以為常 我正試著透過自己的工作讓人們瞭解這一點 我希望人們能夠理解並得到一個概念 如果我們失去海洋冰層 我們肯定會失去整個生態系統 預估我們可能會失去北極熊,在未來的50到100年 牠們會絕種

再也沒有更好、更讓人動心 更美又魅力十足的巨型物種 讓我可以繼續探索 北極熊是神奇的獵人 這隻熊和我一起在海邊坐了一會兒 周圍沒有冰 但有一塊冰川陷在水中,上面有隻海豹, 這隻熊游向那隻海豹-- 800磅重的鬍鬚海豹-- 牠抓住海豹,游回來把海豹吃了 牠那麼滿足,那麼開心,大口地吃著海豹 當我接近牠-- 約20英尺遠--拍照時 牠唯一的防衛就是繼續吃海豹 牠吃的時候那麼滿足-- 牠的胃裡大概有200磅肉了-- 牠用嘴的一邊吃的同時 用另一邊反芻

這些熊只需要少量的冰層就能存活 但冰層正在消失 我們在北極發現越來越多的死熊 20年前我作為生物學家研究北極熊時 我們從未發現死熊 最近四五年 我們發現所有地方都有死熊出現 我們在波弗特海看到牠們 浮在冰塊融化殆盡的海面上 去年我在挪威發現一對熊夫妻,他們死在冰上 這些死熊已經讓我們感到 冰層消失的壓力

這是一隻母熊和她兩歲大的幼熊 正在一塊離岸一百哩的浮冰上走動 牠們在這一大塊浮冰上 這對牠們來說太好了,待在那兒很安全 牠們不會因為體溫低而死去 牠們會往陸地移動 不幸的是,北極有95%的冰川 正在消失融化 接近陸地的冰層也幾乎要消失 也沒有任何冰重新回到生態系統中

這些環斑海豹,他們是北極的“蛋捲冰淇淋”。 這些又小又胖的水餃 有150磅的鯨脂 是北極熊的主要食物 他們不像這裡的麻斑海豹 這些環斑海豹的整個生命週期 都跟海洋冰層息息相關 他們在冰裡出生 以生活在冰下的北極鱈魚為食 這是一張冰的照片 這是一塊12年的多年冰 科學家們沒有預料到,當冰塊融化時 同時也形成了大量污水 汙水會吸收太陽能 然後加速冰層融化

這裡我們潛入波弗特海 能見度為600英尺;我們在安全繩索上 冰塊在我們周圍移動 我希望可以花一個半小時來告訴你 我們是如何差點死於潛水的 但這張照片的重點是一塊多年冰 上面角落裡那一大塊冰 在這樣一塊的冰裡 包含300種微生物 春天時,當太陽照耀冰塊時 浮游植物聚集在此,在冰塊底部生長 會長成一大片海草 然後你會看到一個以這片海草為生的動物樂園 那麼冰層實際上 就像一座花園 像是花園裡的土壤,這是一座倒立的花園 失去冰,就像失去了花園裡的土壤

這是我在我的辦公室 希望你們珍惜自己的辦公室 這是在冰下待了一個小時之後 我的嘴唇失去知覺,臉都凍僵了 我的手和腳也沒有感覺 我已經上來了,我只想離開冰冷的水 這種狀況持續一小時後 我已經凍僵,在水下 幾乎每次潛水,我都會把調節器吐出來 因為我的身體無法承受頭部冰冷的壓力 所以我好高興潛水終於結束了 我把照相機遞給助理 我抬頭看著他,我說:「呼,呼,呼。」 意思是,「拿著照相機。」 他以為我在說:「給我照張相。」 於是我們有了這個小小的溝通障礙 (笑) 但這一切很值得

我會給你們看白鯨,北極露脊鯨 獨角鯨、北極熊和豹斑海豹 但這些照片對我的意義比對其他看過照片的人更大 我跳進冰窟隆,就是剛才你們看到的那個洞 我仰視冰層的底部 我暈眩了,以為自己出現幻覺 我非常緊張--沒有粗繩,沒有安全繩索 整個世界在我周圍移動-- 我想:「有麻煩了。」 但是整個水下 充滿了成千上萬端足目動物和橈足類 四處游動,在冰層底部覓食 繁殖,經歷他們整個的生命週期 北極圈完整的食物鏈的基礎,就在這兒 當冰層的生命力減弱時 橈足類動物的生命力也在減弱

這是北極露脊鯨 按照推測,科學研究說明 牠是地球上迄今為止最長壽的動物 這隻貨真價實的鯨已經超過250歲了 牠大概出生在 工業革命初期 牠自150年以來的捕鯨活動中幸存下來 現在牠最大的威脅就是北部冰層的消失 原因是我們在南方所造就的生活方式

獨角鯨,這些雄偉的獨角鯨 牠們有八英尺長的乳白色獠牙,牠們不一定要待在這兒 牠們可以去開闊的海域 但是牠們強迫自己待在這些小小的冰窟隆裡 只有在這兒它們才能呼吸,喘口氣 因為冰下有成群的鱈魚 鱈魚在冰下 因為這裡有橈足類和端足目動物可以覓食

好,我最喜歡部分來了 當我臨終時, 有一個故事我會記的特別清楚 儘管遭遇白靈熊的那一刻讓我印象深刻 但我不會再有另一次 和這些豹斑海豹這樣互動的經驗了 豹斑海豹,自沙克爾頓那時起,就有不好的名聲 牠們嘴上帶著扭曲的微笑 牠們有黑色兇狠的眼睛 和身體上的斑點 牠們看上去顯然是史前動物,還有點嚇人 在悲慘的2004年 一位科學家被海豹拉進水裡淹死 一隻豹斑海豹正在吃她 人們會說:「我們就知道牠們很兇狠,牠們就是這樣的。」 所以人們很喜歡建構自己的觀點 那是我產生這個故事靈感的時候: 我要去南極洲 盡可能地和很多的豹斑海豹一起待在水中 跟牠們平和的握個手-- 弄清楚牠們到底是兇狠的動物,還是被誤解了 這就是那個故事 喔,她們有時也會吃《快樂腳》(電影《快樂腳》中的企鵝)

(笑)

作為人類這種物種,我們喜歡說企鵝真的很可愛 豹斑海豹吃了牠們,所以豹斑海豹很醜惡 事情不是這樣的 當時企鵝不知道牠自己很可愛 豹斑海豹也不知道牠自己是種大怪物 這只是食物鏈的一部分 牠們也很大 不像這些小小的斑海豹 牠們有12英尺長,一千磅 牠們也愛好奇地進攻 有一群遊客在充氣船上 他們正乘小船漂在這些冰冷的水上 一隻豹斑海豹游上來咬了船 小船開始下沉,他們趕緊回到大船上 回到家,講述他們如何被豹斑海豹攻擊的故事 豹斑海豹所做的-- 只是咬了一只氣球 牠只是在海面上看到一只大氣球--牠沒有手-- 牠會咬一小口,船破了,牠們就跑了

(笑)

在五天橫越德雷克海峽之後-- 這不是很美嗎? 五天橫越德雷克海峽後, 我們終於到達南極洲。 我和我的瑞典助理兼嚮導在一塊兒 他叫Goran Ehlme,來自瑞典--Goran。 他有很多和豹斑海豹相處的經驗,我以前從沒見過這樣的人 我們乘坐小充氣船來到小灣 這隻巨大的豹斑海豹在那兒 他的聲音甚至在說:「好一隻血腥的大海豹,耶。」 (笑) 這隻海豹抓住企鵝的頭, 正在把牠來回地拽。 牠正在試著把企鵝從裡到外翻個面 這樣牠就可以吃到了去骨頭的肉 然後牠走開去抓另一隻

於是牠抓到一隻企鵝 來到船底下,我們的充氣船 開始撞擊船身 我們盡可能避免掉進水裡 我們坐下來,這時Goran對我說 「這是一隻好海豹耶 該是你下水的時候了。」 (笑) 我看著Goran,對他說,「想都別想。」 我想我或許用了另一個F開頭的詞。 但他是對的。 他斥責我說:「這就是我們來這兒的目的。 你跟國家地理頻道提議這個故事, 現在你得拿出故事來, 而不是藉口。」

我有過這樣的咋舌-- 也許不像現在那麼嚴重-- 但我實在無言以對 我的腿開始發抖,我已經對自己的腿沒感覺了 我穿上蛙鞋,我的腳趾幾乎不能分開 我把呼吸器放到嘴裡 我翻過充氣船進到水裡 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游向我,吞了整個照相機-- 她的牙齒夾住照相機-- 但是Goran,在我下水之前,給了我絕妙的建議 他說:「如果你害怕,就閉上眼睛,她會走開的。」

(笑)

所以那是我在當時唯一要做的事情 但我開始拍這些照片 她做這種威脅動作幾分鐘後 最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她完全放鬆了 她離開,抓住一隻企鵝 她停在大概10英尺遠 她和企鵝一塊待在那兒,企鵝在抖動,她放牠走了 那隻企鵝遊向我,逃走了 她又抓了一隻,接著又抓了好幾次 我逐漸明白原來她想餵我吃企鵝 不然她為什麼每次都放這些企鵝給我呢? 在她抓了四五次之後 她遊過我身邊,臉上帶著沮喪的表情 你並不想這麼擬人化,但我發誓她看著我 像在說:「這個沒用的食肉動物要在我的海洋餓死了。」

(笑)

意識到我無法抓住會游動的企鵝 她抓了另外別的企鵝,慢慢地把牠們帶到我這兒 像這樣扭動身體,之後放了他們 這也不管用 我笑得很開心很激動 我的面具充滿了水,因為我在水下哭了 因為這一切太神奇了 然後,她那樣做也不管用 於是她抓了另一隻企鵝,嘗試用像芭蕾一樣的性感動作 像這樣滑下冰山 她想把牠們帶過來給我 這樣持續了四天 只有兩三個時候不是這樣 然後她意識到我無法抓住活的企鵝 於是她把死的企鵝拿來給我 (笑) 現在我的頭邊漂浮著四五隻企鵝 我就只是待在那兒不停拍照 她經常會停下來,臉上掛著沮喪的表情 像是說:「你不是來真的吧?」 因為她不相信我不會吃企鵝 在她的世界里,你不在繁殖就在吃食-- 我沒在繁殖

(笑)

這還沒完,她開始扔企鵝到我頭上 她試著強行餵我,她在周圍推我 想要強行餵我的照相機 這是每個攝影師的夢想 她有點受挫了,開始往我臉上吹泡泡 她可能是想告訴我這樣會餓死的 但她仍然沒有停止 繼續嘗試餵我吃企鵝

在和這位女性在一塊兒的最後一天 我想我把她推得太遠了 我開始緊張,因為她游向我 她把背部翻過來 她發出像電鑽的的喉音,像「叩叩叩叩」 我以為她要咬我了 或者她想讓我知道她對我太失望了 其實,是另一隻豹斑海豹溜到我後面 她那麼做是表示威脅 她把大海豹趕走了,又抓了企鵝 帶來給我。

(笑)

這不是我在水裡遇到的唯一一隻海豹 我和另外30隻豹斑海豹一同在水中 從沒有過驚險的遭遇 他們是我合作過的動物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 北極熊也一樣 和北極熊一樣 這些動物依賴有冰的環境 我有點激動,抱歉

這是一個深入我心的故事 我很自豪能分享給你們 我對這件事充滿了熱情 任何人如果想和我一塊兒去南極或北極,我會帶你一塊走 我們已經把這個故事說完了,非常感謝各位

(鼓掌)

謝謝。

(鼓掌)

謝謝。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nimal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