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黎明


<來源﹕2013.1.10蘋果日報>

爭新聞自由之火燒至北京 官員武警闖報社 逼刊《環時》評論
《新京報》社長辭職

《新京報》因拒絕中宣部指令轉發《環球時報》有關評論,前晚遭宣傳部門官員親自登門督陣,強行轉登;官員更以「不刊登就解散報社」作威脅。當局還調武警把守印刷廠,防編輯記者搞事;面對當局如此精神凌辱,部份女編輯記者忍不住放聲痛哭;該報社長戴自更當場辭職。有《新京報》創辦人指,當局如此瘋狂,猶如臨終的掙扎

「據我所知,網上傳《新京報》昨晚(即前晚約830分)發生的事基本屬實。」《新京報》創辦人、現居香港的程益中昨對《蘋果》表示,根據中宣部指令,前日內地大部份報紙都轉載了《環球時報》就《南周》事件所發的社評,但《新京報》和湖南《瀟湘晨報》沒有轉刊。該評論不但為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庹震解脫,更指將事件歸咎於境外勢力,包括在美國的陳光誠等,欲通過互聯網與中國搞對抗的陰謀。

據悉,《新京報》不轉評論原已獲北京市委宣傳部的默許,但新任的中宣部長劉奇葆獲悉後,下令《新京報》和《瀟湘晨報》「必須轉刊」,而且上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劉亦批示「必須發」。北京市委因此不敢怠慢,於前晚派出宣傳部副部長,帶隊趕到《新京報》社,硬押該報將評論上版印刷。

程益中說:「當時整個編輯部非常抗拒,跟來人衝突,但副部長很強硬,說『擺在你們面前是兩條路,一是轉載,二是就地解散(報社)封門』。他還說,武警已經把守了印刷廠,『你們若不轉載,報紙就不用印了,反正你們也去不了(印刷廠),由武警把守了。』」程指,當局如此霸道,社長戴自更當場表示「那我口頭辭職」;受到精神凌辱的員工,尤其年輕的女記者編輯哭了出來,「現場哭聲一片」。

有《新京報》員工昨在網上發佈現場照可見,眾記者編輯在寫字樓裏垂首肅立,默哀抗議。昨出版的《新京報》無奈刊載了有關社評,但不刊於評論版,而刊在社會新聞版,且報尾規定編輯署名處空白,顯示該版編輯拒絕署名;該報電子版昨也沒有上網。《瀟湘晨報》昨也轉刊了有關評論,但壓在不顯眼位置,該報官方微博昨又以「路途深邃,氣候嚴峻,死氣沉沉」表不滿。
戴自更:為政治清明盡義務

據悉,昨《新京報》運作正常,但員工情緒極差,未知戴自更口頭請辭結論如何。按規定他作為局級官員,請辭須有一定程序。戴昨午在京出席一個論壇時強調,報紙應有進步的價值觀,要為政治清明、社會進步盡義務」。除戴之外,總編輯王躍春亦提出請辭。程益中指,《新京報》同仁和戴自更表現的勇氣令人欽佩,他們對得起該報所獲的榮譽。程說:「他們的抗爭非常有價值,歷史會記住他們。那些政客們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受到清算。他們是最後的瘋狂,是權貴利益集團在最後掙扎。」
《蘋果》記者

戴自更小檔案

年齡:49
原籍:浙江寧海
學歷:中國人民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
經歷:
先後任《光明日報》廣東記者站站長、社工部主任
•2003
年推動《光明日報》報業與南方報業兩大集團聯合辦報;《新京報》創刊,出任首任社長
•2006
7月出任《新京報》社長兼總編輯
•2012
5月由北京市委組織部任命為正局級官員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南周》事件發展經過

01/01/2013
廣東省委宣傳部傳召《南周》總編,竄改《南周》新年特刊的獻辭
03/01/2013
特刊面世,《南周》編輯部通過微博發表「事故的說明」,矛頭直指省委宣傳部
04/01/2013
《南周》工作人員聯署聲明,公開要求省委宣傳部長庹震引咎辭職
05/01/2013
《南周》編輯部發聲明要求調查事件
06/01/2013
兩岸三地學者聯署聲援《南周》;數十名記者編輯發聲明發動罷工,並表示將抗爭到底
07/01/2013
逾千名民眾聚集南方集團門外聲援;眾多名人、藝人在網上表態;多家外國媒體關注
08/01/2013
美國國務院對事件表示關注;各地撐《南周》人士被公安邀「飲茶」
09/01/2013
事件蔓延北京。聲援《南周》的北京《新京報》因抗命拒絕刊登《環球時報》社論不果,社長等提出請辭;網民到《新京報》門外聲援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

原屬《南周》姊妹報
刊六四照 北京最敢言

《新京報》與《南周》原屬姊妹報,有「血緣」關係。《新京報》由《光明日報》報業集團和南方報業傳媒集團聯合創辦(前者控股佔51%,後者佔49%),於20031111日在北京創辦,為內地第一家獲准跨地區聯合辦報試點,也是首家股份制的報紙,一度引起關注。
該報首任總編輯由南方報業派出,即原《南都》主編程益中,社長為來自《光明日報》的戴自更。


《新京報》問世,打破了京城新聞長期沉悶局面,稟承了南方報業敢言作風,大膽揭露時弊,不時擦邊觸及當局底線,如報道河北定州暴力事件、哈爾濱水污染事件等。


2008
7月因專訪美聯社前駐京記者劉香成,並刊登劉所拍的六四屠城的舊照,轟動一時,被中宣部認定為「嚴重政治事件」。


2004
年程益中因《南都》事件蒙冤被當局免職後,《新京報》管理層屢被當局清理,其銳氣有所收斂,但該報與《南周》、《南都》「血緣」難捨,保持互動。


2011
年中宣部又以「不能跨地區辦報」為由,迫令南方報業退出《新京報》,再將該報交北京市管理,由中央直屬媒體貶為地方媒體,難搞「異地監督」報道,變相收緊管制。

--------------------

防貼大字報

學生列印要實名制

《南周》風波星火燎原,從南到北,解除報禁的呼聲此起彼伏,年輕人的聲音尤為嘹亮。事件令執政當局高度緊張,昨指示北京高校令學生閉嘴,甚至在學校打印和複印也要登記實名。
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學生昨透露,校內列印店突然貼出告示:接北京市公安局、人大保衞處通知,即日起來店列印、複印任何內容必須登記個人資料及製作內容,請大家理解和支持,配合做好登記工作。有學生評論:「管得也太多了吧,是怕大家貼甚麼大字報麼,真心虛啊!好可惜,我今早上剛列印完一篇論文,與現在某敏感詞有關的。」而有關禁令也已傳達到地方高校,有外省教師透露:「接到學校通知,省教育廳緊急通知,有人利用《南周》新年獻辭炒作新聞自由問題,請班上的同學不要參與轉發、評論有關微博……」


此次《南周》風潮中,有不少年輕人身影,他們熱血而勇敢,在廣州,抗議的少女面對警察的拍照威脅,擺出V手式; 昨河南鄭州再有五名青年到市中心二七廣場,高舉呼籲言論自由的牌子。此前南京大學金陵學院傳媒學院、南昌大學學生通訊社、廣州大學新聞窗編輯部、鄭州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等高校校刊的記者們都聲援《南周》。無獨有偶,支持《南周》的《新京報》,周二(8日)才舉行「走進大學」活動,向人大、北大、清華師生送贈萬份報紙。

--------------------

港、 台、澳三地的新聞工作者協會史無前例發表共同聲明,對《南周》敢於說真話的同業致敬,要求中共獨立調查,「珍惜保障新聞自由,不只是高遠不可捉摸的『西方價值』,而是能夠切切實實保障群體利益的必要之舉」。

香港記者協會、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及澳門傳媒工作者協會昨發表聲明,指中國憲法訂明公民有言論和出版自由,「當局正是以罔顧言論自由的粗暴手段,塗抹掉要求 落實憲政的文字……何等諷刺?」外界曾對習近平領導的政府寄予希望,《南周》事件卻令人失望。聲明又指,《南周》同業監督政府的成績在華人世界有口皆碑, 「中國政府理應和人民站在一道」,珍惜這股守望公眾利益的力量,而非肆意迫害。聲明對《南周》表示敬意,也對拒轉載《環球時報》評論的《新京報》表示讚賞。


三大協會又要求中共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始末,成員應包括具公信力的法律及新聞學者、傳媒工作者及《南周》新聞職業倫理委員會成員。

--------------------

香港六間大專傳播系會、大專新聞教育工作者

聯席均發表聲明,聲援《南周》及譴責官方打壓新聞自由。六間大專傳播系會發表聯署聲明,強烈譴責廣東省委宣傳部干預《南周》,要求當局公開交代事件,罷免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庹震及開放報禁,擔憂陸續有內地甚至香 港媒體遭打壓。大專新聞教育工作者聯席亦發聲明,聲援《南周》和《新京報》,批評粵委宣傳部由以往事後作品審查改為事前審批,要求撤銷新聞審查制度,當局 不得對《南周》編採人員及聲援人士秋後算賬。

--------------------

<來源﹕201319日,am730

堅持說真話

中央眼中的壞孩子

程益中:寧做被迫害的人 不做幸福的豬

作為中國內地的傳媒高層,在高牆與雞蛋之間,《南方都市報》前總編輯程益中一直站在雞蛋旁,他甚至讓自己也變了雞蛋。為揭破政府醜陋的謊言,他不斷鑽挖,冒著會被打碎,準備了粉身碎骨。直到摔地一刻,蛋殼破開,他原來已是熟了的蛋,實繃繃的很有彈力,反過來彈得更高。打不碎,他由廣州、北京彈到香港,由報紙、電視跳到雜誌。最近《南方周末》兵變,程益中再不是孤單的蛋,他深慶內地傳媒終於反擊了


文:簡淑明
圖:黃文山、資料圖片(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陽光國際集團當行政總裁的程益中,人到中年了,仍堅持要「說真話」。他是中國報界的奇人,89年中山大學中文系畢業,到南方報系工作,是極少數的年輕人公開承認參加過北京學運97年,擔任《南方都市報》總編輯,明明是一份官辦的報紙,03年竟大膽報道中央一直想隱瞞的非典型肺炎疫情。透過衛生部官員說漏咀的報道,披露沙士根本沒平息,令世界緊密關注起中國疫情,也令中央政府正視及公布實況。同年,再報道湖北年輕人孫志剛在廣州的收容所內,被所內人員活活打死的事實,揭露了收容遣送制度的不人道,事件一報道,國務院迅即頒布文件廢除相關法例。

辦報辦到去北京
敢言的報格令《南方都市報》銷量節節上升,程益中0311月再下一城,直闖北京創辦《新京報》,辦報辦到去北京,無非是想讓領導人更快聽到市民的聲音


可惜,太真的說話都不討人喜愛。2004年程益中突被廣東省政府以涉嫌「貪污」和「私分國有資產」拘捕,在獄中折騰了160天,最終官方以證據不足無罪釋放,真理獲得彰顯,可是中國傳媒對於「說真話」的勇氣,都因為程的恐怖經歷幾乎吹得消失殆盡。


今時今日的程益中回憶仍帶點恨:「我的事(南都案)當時在行內發揮了殺一儆百的作用,那是一個訊號,本來已經沒有的言論自由,再進一步惡化,言論全面收緊。我知道,像我一樣想說真話的記者大有人在,但想捍衛新聞自由,都被淪落至被排斥、打壓、最終被迫走。拍馬屁的,沒有原則立場的,才會升官發財。」


直至這幾天發生南方周末事件,記者編輯集體請辭,他舉腳支持。「這是中共建政以來,首次爆發的新聞工作者大規模抗議中共宣傳部的政治事件,可以說是中國媒體人集體起義,反抗中共當局箝制言論自由。」


但他預言,抗爭者一定會被秋後算帳,「死硬的權貴利益集團一定會對抗爭者秋後算帳的,甚至不必等到秋後。但我覺得已經越來越多中國人開始克服恐懼,不計利害得失,勇敢地站出來與不公體制抗爭。這一方面拜互聯網時代信息公開和分享機制所賜,每個人不再被當局分割成信息孤島……爭取言論自由,無非是爭取成為人類。做一個被當局迫害的人類,總比做一頭豬要強,哪怕是一頭幸福的豬。」


出獄後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年度「世界新聞自由獎」,但他決定退居二線,離開一手創辦的南都,去北京辦體育雜誌。至前年,突被近日在香港政府總部跳騎馬舞的亞洲電視老闆王征邀請加盟。「我86年就到廣州生活, 王征親自邀請我來亞視,我心想,也許可以透過亞視這平台,又回到我熟悉的廣東工作,而我也大概清楚亞視歷史的,它是香港其中一個主要的本土電視台,有在中國大陸落地,想多開拓內地市場,我考慮了三四個月,就決定來了。」也許程對亞視實在知得太「大概」了,上班九個月,去年三月毅然請辭。「沒法搞,搞不好。 加上,我和裡面的話事人,大家理念不合,我不同意他的價值觀。」


理念不合是其次,程益中耿直,愛說真話才最磨人。程益中在亞視上班時「踩中地雷」的事迹一籮籮。他愛在微博留言,常有罵中央政府的不是。傳聞是這樣的,一次高層會議上,他突遭最高領導人拍枱指罵,「現在天下誰人不投共,誰不投共,誰傻,誰不投共,誰自取滅亡,共產黨是現在全世界最大的大款,我們不幫她,幫誰?我們不服她,服誰?」

 

支持發免費電視牌
還有去年十月,程益中到廣州協助亞視搞活動,很多香港媒體問他怎看香港多發免費電視牌照,程二話不說列舉三大點:「我非常支持香港政府盡快依法發放牌照; 我支持競爭,打破壟斷,對生態的言論自由也有幫助。我也不能夠理解一個媒體怎可以通過手段阻撓政府發牌,這是不可思議的。難道別的人生孩子,但你說這裡孩子太多,你不能生了,這很荒謬呢!」


老闆要跳舞娛賓來反對發牌,程益中卻心直口快唱反調,難怪雙方理念不合。記者重提「拍枱」傳言,問他孰真孰假,曾強調「做人可以不說話,但不能說假話」的程益中,會心微笑說:「這些我不談了,我從來不說前東家壞話的。」


離開了亞視,休息了一會,陽光國際的陳平邀請他擔任行政總監,今次終於認認真真的落戶香港,更重回時事最前線上,「我對香港印象特別深的,是港人的愛國情感,對大陸人血濃於水。每次大陸發生自然災害或人道主義災難,香港人都熱情伸出援手。為素不相識的李旺陽上街示威,每年紀念六四大遊行,我都很感動。」


港人還專誠上廣州撐南周,他形容,「隨着中共極權專制的咀臉越來越暴露,香港人的主體意識開始覺醒和顯現,這是好事情,這還不太晚。必須抗爭,必須保住香港的獨特性,必須找到香港的主體意識。如果港人還意識不到極權專制的步步緊迫及其嚴重後果的話,總有一天連上訪都找不到路。」

香港傳媒的變化
「現在的香港傳媒可能已出現了變化,有些公司老闆、投資者或許跟中國權貴有千絲萬縷關係,在內地有利益,不想冒犯或得罪,但我更見到的,是香港媒體很團結,一同去捍衛言論自由。知道嗎?沒有言論自由,就不可能有優良民族,這是締造優良政治環境的首要條件,內地不良的政治環境,正因沒有言論自由。」

記者家人被騷擾
陳平邀他加盟《陽光時務》,主力將它變成《陽光時務周刊》,在港台發行。老闆給他的要求,是要說真話。為使新聞獨立,老闆乾脆把內地的生意停掉,「縱使在這過程中,我有很多同事都為說真話而被威脅,請飲茶、邀談話,連家人也被騷擾,但陽光至今仍能夠保持言論自由、報道真相。我們的銷量挺好,創刊至今,現在都有四萬多讀者了,都是香港政府班子的人、立法會、專業團體及知識分子。」

--------------------

獨媒相關文章

一陀(庹)屎引發的南周新年獻詞事件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5169

廣州逾百民眾聲援《南周》 手持鮮花喻「綻放力量」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5180

2009年美國總統奧巴馬訪華,沒有接受新華社等官方媒體訪問,反而專程接受《南周》獨家專訪。雖然專訪涉及人權和新聞自由的內容全遭删除,已足見這份報刊在國內的獨特地位

--------------------

BBC中文網南周專輯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indepth/cluster_southernweekends.shtml

張潔平:從「跪著造反」到「站著反抗」─《南方週末》新年獻禮

201317

作者﹕張潔平

香港媒體人,曾任《亞洲週刊》記者,現任《陽光時務週刊》執行主編。

一向被認為是中國大陸最敢言的報紙《南方週末》,2013年遭遇當頭棒喝。落下棒子的人恐怕沒想到的是,這一棒下去,不僅破滅了新一屆政府改革的神話,也激發了中國新聞界遭受審查制度蹂躪已久的怒火,愈演愈烈的媒體人連署與抗爭,正在嚴冬點燃。

1 2日,《南方週末》新年特刊及新年獻詞,在已經編排完成、編輯下班、送廠印刷的過程中,被廣東省委宣傳部部長庹震攔下,宣傳部直接授意時任《南方週末》 總編輯的黃燦,親自大幅修改特刊主題及獻詞內容。——即使在媒體審查已為家常便飯的中國大陸,宣傳部與總編輯繞開一線的編輯記者直接修改版面的情況也極為罕見

13日,人們在報攤上見到的《南方週末》,歌功頌德,錯漏百出,用編輯的話說,是徹頭徹尾地被「強姦」。

新年獻詞一直是《南方週末》精神傳統最重要的體現。從1997年至今,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以其深切關懷與優美語言著稱,屢有金句傳世,如「希望就是我們自己」,「讓無力者有力,讓悲觀者前行」,「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一句真話比整個世界的分量還重」……亦激勵著一代代年輕的中國新聞人的理想情懷。

2013年的新年獻詞,從原稿《中國夢,憲政夢》,到編輯部與審查要求「自宮」後的版本《夢想是我們對應然之事的承諾》,再到最終出街的宣傳部「強姦」版《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憲政夢破碎,中國夢虛空,人們看到的是南方週末歷史上第一篇高唱讚歌的新年獻詞。

編輯記者們不堪受辱,從12日深夜就開始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抗議。他們一邊怒駡,一邊貼出新年獻詞的原始版本、審查後的編輯部妥協版本、與最終出街的宣傳部直接修改本,供讀者比較。而針對《南方週末》事件,輿論壓制力度也空前地大。新浪微博搜尋引擎遮罩了「南方週末」,而關於南方週末的一切討論都一刻不停地刪除。一天之內,至少25名相關編輯的微博被禁言,至少5名南週記者被直接刪除帳號,這個數字還在迅速增加。

審查機器並沒有擋住被激怒的記者。《南方週末》的記者帳號陣亡了,《南方都市報》的記者跟上,《財經》的記者跟上,江蘇衛視的主持人跟上,央視的記者也跟上。一夜之間,平時嘻嘻哈哈掙粉絲博關注的微博大佬們,不再在乎自己那幾萬幾十萬的粉絲,前仆後繼。

《南方都市報》影音視頻製作部副主任譚偉山在實名認證的微博上說:「我們為何一直沉默,因為這是一個電話就能撤銷你工作的時代,因為你還需要養家供房過簡單日子,因為你的反抗會株連上下級甚至導致整個報社的關閉。今天能站出來說兩句,是因忍無可忍,因為唇亡齒寒,因為我們每個媒體人頭上都懸著一把不知何時會落下的劍,是因為我們知道追求正義和自由的人不孤獨。」

《南方週末》官方微博13日下午,發出第一封公開信:《就南方週末2013年「新年 特刊」出版事故的說明》,指出新年獻詞遭改動「是在一線編輯記者均在家休假,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在指出五處被改動的地方的同時呼籲對此事進行徹查。公開信發出後被迅速刪除,以轉發形式在網絡間流傳。

兩天以後,15日,《南方週末》經濟部官方微博發出第二封公開信《致讀者及所有關心南方週末的人》:「兩天前,我們發佈公開信,呼籲徹查事故,兩天過去了,事實並沒有更加清晰,卻有越來越多呼籲真相的人被禁言」,「謝謝你們!因為你 們,我們還站著。」該帳號同時稱:「據不完全統計,2012年南方週末編輯部被改撤稿件共1034篇」。

《南方週末》的前員工、實習生、讀者紛紛貼出聯署公開信,表示聲援《南方週末》,抗議言論審查,並要求廣東省委宣傳部長下臺。而聲援《南方週末》的聯署至今已經超過五千人。

另一邊,官方的壓制也迅速升級。17日,《南方週末》官方微博被接管,《南方週末》現任記者編輯集體連署,宣佈與被接管的南週帳號切割,同時,也跟配合宣傳部工作的報社內部負責人做出切割。

罷工醞釀在即,一場言論審查點燃的風暴眼看就要刮起。

在新聞審查制度早已精密建立,並完善到牢牢控制每一個大陸新聞界的機構、流程、產品、個人的時候,《南方週末》遭遇的被閹割命運本不算稀罕事,即使《南方週末》自己,頭版突然被撤只好開天窗的事情,也遇上過不止一次。此次新年獻詞,也顯然不僅僅是一個壞官員的錯誤,而是系統性、結構性審查機制的必然結果。但中國媒體人在這件事情上的激烈抗議,同樣也不僅僅針對庹震,而是「苦審查久矣」的爆發。

《讀書》雜誌的老主編沈昌文曾說,中國的知識分子是「跪著造反」的一群人

20062月,《中國青年報》旗下《冰點》週刊被停刊,時任副主編的盧躍剛奮起反抗,公開內情,他說,自己再也「不願意跪著,而要彎著腰造反」。

2013年,《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事件,再次激怒了以追求自由為業的記者編輯們。從跪著造反,到彎著腰造反——今天,中國媒體人能不能站起來,挺直膝蓋,站直腰板,爭取早該屬於他們的言論自由,憲法裏清清白白的言論自由?

*本文來自「獨立評論@天下」網站:http://opinion.cw.com.tw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