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早病了


相對之下,香港有太多「即食」文章,人們反應迅速,非讚則彈,行文措辭流於情緒化。「寫作不能像facebook,按個Like就算。」他苦笑起來,自嘲正因如此,永遠不會是最獲認識的流行作家。「知道自己的位置,不 會去爭甚麼。」而在香港,受到商業、政治環境影響的文人,太多。「要出賣自己太容易。」所以也斯不愛以文批評別人,但這不代表沒有人攻擊他,所謂文人相輕,遇到這種事,他坦言還沒看破紅塵。「好像人家食店用了我首詩,都可以被人罵,但沒辦法,沒那麼多時間跟人爭辯,人家看不懂,難道要逐一教導嗎?」
也斯沒好氣發怒,稱沒時間爭辯,也是事實,去年被驗出得了肺癌,腫瘤期別第三期,他一直嘗試中西合璧的治療方法,笑言似足其老本行「比較文學」,今天的 他,笑容滿臉、精神充沛,但惡細胞沒有消失,他早已準備好長期作戰,與狼共舞。「這一年,接受過許多訪問,發問重點是病情,記者可能連我的書都沒看過。」 其實,香港社會也病了,而且已有一段時間。「起碼比我病得久。」除非某位作家死了、鬧桃色醜聞,否則寫作乏人感興趣。「這種文化環境,不健康。」
2012-07-04 星島日報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