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另一個世界


以下文章有劇透﹕

搵鬼打官司、鬼壓床了沒、Once In The Blue Moon, A Ghost of A Chance,無論譯名為何,朋友說這部戲很胡鬧,我說,手中有張馬上到期的贈券,限定只在某間戲院使用,在同期的玩溫馨的《白兔糖女孩》和不倫的《偷戀隔籬媽》以外我選了這一部,因為從來沒有一部人稱很好笑的電影能夠令我笑,我的笑點一向比人高,不妨冒個險。那隻鬼由西田敏行主演,看海報造型很可愛。

「好抵睇!」,片長140分鐘,由頭到尾都熱熱鬧鬧的,的確胡鬧。我只笑了一次,因為終於笑了,而且只是一次,特別記得。不過我在戲到一半的時候淚流披面,這是我的朋友不能理解的。後來看中醫網絡,說流淚是肝排毒。好呀,排毒!朋友說我看笑片都流淚,解肝鬱,佩服。女主角看到落難武士,感受到他的屈與鬱,因為審案,間接翻了一段歷史的帳,還叫世人而且是向來理性分明的司法界承認另一個世界的存在。片中的檢控官說,明明有另一世界存在,大家選擇不去相信,那麼我們現實的世界是什麼?法官小林隆說是「集體催眠」!

檢察官明明也看到武士,左腦和自尊叫他拒絕承認,就是讓女主角識穿,他也堅決不肯讓鬼魂作證。於是女主角請武士帶來檢察官心愛的亡犬……惟有所愛的重訪才可打破執迷。女主角不曉得自己逐漸擔當了兩個世界之間的傳話人—─靈媒角色。祖先與後代、父親與女兒、人類與動物家伴,一旦相遇,他們要說的話並非什麼長篇大論,亦沒大不了的肺腑之言,但那片言隻語足已叫人感慨萬千。武士跟擔任歷史學家的第六代孫兒說祖先的靈魂就是後代靈魂的一部份,是的,我們每一個都是,一如中國人所說的血脈承傳。又如武士告訴女主角她的亡父一刻沒有離開,都在某處關心地看著她。是的,每個靈魂都有著一個以愛相連的關注系統。所以我們向逝世親人傾訴的話,他們一直在聆聽。

為了讓鬼魂成功作證,法庭創造了一種密契,後來又以這種密契教女主角重認了亡父的到訪。太好了,與其叫靈魂用盡方法、靈媒費盡唇舌,不如自己學習感應。看到女主角促進了溝通帶來的淚水與歡笑,是我們這群感應到另一個世界的人的鼓舞。

女主角深津繪理清新率真,演當黑小律師為正義而戰惹人好感。看完戲上網一找,原來演員已年過四十,怎麼戲中總覺像初出茅蘆小女生!戲裡客串的都是巨星,自從韓風取代東洋風,已少看日本影劇,這次有意外驚喜。

看這片之前有晚與舊友聊天,她曾當律師,一向理性的她說一晚回家見到已逝的祖母,作了簡短交談。她毫不驚怕,只覺自自然然,而且相信祖母雖然在異地去世卻一直與她們一家同在。她淡淡的道來,我淡淡地聽,絕對不問「你確定?」,也不說「可能你太想念她」之類的廢話。這些廢話我聽得太多!

回頭說電影裡有個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公安,愛看經典電影。編導三谷幸喜夠幽默吧?電影向來是通往另一現實之門,而另一個世界的居民原來亦愛這道門。當下影業正值夕陽,這筆小插曲是為影人打打氣。

片中插曲深津繪里與西田敏行合唱,好聽。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Spiritual movie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