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未準備好


這是我讀《波特貝羅女巫》(A Bruxa de Portobello)時吐出的話。

矛盾的感覺又來了—─既想快快地看,又想慢慢地讀!一邊追蹤故事發展,一邊嘆息左手捧著的書頁愈來愈輕薄,啊,快感的當下很快變成回味。

portobello

如果可以間書(當然不可以,這是從圖書館借來的),我的間線和筆記會爬滿全書。差不多每一句都說到我的心坎裡,那些我一直不知怎言說,不知對誰說,統統都由作者書寫出來,太好了!保羅·科爾賀(Paulo Coelho),謝謝您!

如果書一出版已落在我手上,我可能看了幾行就走開,就算勉力看完也不明所指,因為我那時未準備好。喜歡封面裸著上身低著頭抓住腳踝的人,還有下裳與背景的藍。科賀爾採用不一般的傳記寫法,由認識或見過女主角的人各自以第一身書寫,滙聚成一本雅典娜印象記,所以封面人像看不到臉,看不到身體特徵,甚至看不到性別。

本書不單多視點,而且加入不同人按照各自的信念和恐懼詮釋她。要命的是女主角一開場已經死了,故事明明是倒敘,但有些印象記卻巧妙地以現在進行式書寫。科賀爾說這是真實故事,我不懷疑,印象中巴西(作者的家鄉)和世界各地一直就有像雅典娜一樣的人。最著名的要數睡著的先知凱西。不過科賀爾筆下的雅典娜,要說的是神性的女性一面,尤其大地之母。人稱艾達的女醫生說﹕「我們並不是擁有大地,而是大地擁有我們」、「我們的律法就是大自然的律法」。雅典娜的生母說﹕「我們應該稱呼祂為女神,或大地之母」

說到頌讚造物主,雅典娜的母親說崇拜一個人就會把對方放到我們之外,而她們不是崇拜人或物,而是跟造物主更親近。雅典娜問為什麼要在團體裡進行?母親說其他人是我,我也是其他人。她們在談合一。至於怎樣頌讚,母親說「當我們懷著愛與喜悅做日常生活的每件事……」。多麼簡易的方式,不過現代人、城市人,心已塵封,別說愛,喜悅是什麼,要重拾。

英文的書介說這是關於一個女人對幸福的追尋,「慣常」又通俗,為什麼不直接寫一個人在探求愛是什麼。科賀爾大大方方,坦坦蕩蕩地,通篇寫愛,每個角色都在問這個問題,都在表達這個渴求。一個亙古以來的永恆提問!

狄德麗·歐尼爾,人稱艾達的蘇格蘭醫生說﹕「當所有人都說幸福是世界上唯一值得追求的東西,為什麼我不追求幸福?……究竟什麼是幸福?是愛,他們告訴我。但是我現在沒有,過去也不曾帶來過幸福。相反的,那是一種持續的焦慮狀態,是一個戰場;是許多無眠的夜晚,讓我們不斷自問我們做的事對不對。」有人認為金錢會帶來幸福,艾達說那些賺了很多錢,享有高水準生活的人,一停止工作反而比之前更焦慮。她說﹕「我這一生花了很多時間尋找幸福,但是現在我想要的是樂趣。樂趣就像性─—會開始,然後結束。」

科賀爾寫到我們裡面的一道光,我們本來就看到其他人的靈氣,藉著投入、專注、忘我,一種撕裂,進入出神狀態,我們就到達精神世界。書中寫到雅典娜帶一群人做練習,她不知道怎樣進行,下一步是什麼,也不知道怎樣結束,一切跟隨當下之流的步伐。有一次出神,雅典娜聽到一個聲音,叫她當女演員安德麗的導師,雅典娜置諸不理。再一次同一個聲音再出現,雅典娜告訴安德麗亞,卻不知怎樣做起,於是首先徵求對方同意。科賀爾寫的正是光行者記起自己是誰的過程。作為療癒師的我,怎進行心靈諮商,通過什麼療法,怎去做,用在什麼地方,也是完全聽命當下神聖之流的指示,所以請不要問我是怎樣知道。

在雅典娜身上我學到一個諮商師/療癒師應有的態度。她看到一個女人的「我想」一直沒法探出頭來,總是被「我應該」、「我希望」或「我需要」淹沒。她請女人實踐自己的夢想,女人一開始講自己有丈夫有兒子,再說自己已經太老。雅典娜回應她﹕「你在抗拒接受自己是誰,但那不是我的問題。我已經說了該說的話。」、「你們之中……只是希望她確認你們希望成真的事,請些人請你們不要再來。……相信自己已經失敗的人,必定會不斷失敗。決定自己的行為不可能不同的人,必定被一成不變毀滅。

書中艾達引述一段話﹕「世界上有兩種傳統,一種是要我們尊敬同一件事物,持續好幾百年,另一種傳統則是開啟通往未知的門。但是第二種傳統既困難,又不舒服,又危險,而且如果它吸引了太多追隨者,到最後就會摧毀循著螞蟻的典範而花了這麼長時間建立起來的社會。」人類建造過金字塔,成功用領薪水的奴隸替代了奴隸,我們獲得的一切進展仍限於科學。由初民到今天人類問的問題跟祖先一樣,根本沒有進步。

書中有一章令我拍掌叫好!當教會和代表正統的人高舉獵巫,篤信天主教的雅典娜的養母莎米拉·卡利向聖母禱告,請她以一位母親去了解自己的痛苦,並救救雅典娜。莎米拉聽到聖母說她的兒子亦從來不肯聽話,令她擔心不已。聖母不喜歡兒子選擇的朋友,他對法律、習俗、宗教或他的長輩、似乎也毫不尊敬。「我兒子從不聽我的話,但是現在我很高興他沒聽。」科賀爾教我們反思耶穌當時也被教會認為是邪魔外道,他按手治病,又到處赦免別人的罪,一個三十歲的漁夫之子忽然跳出來說三道四,又收人為徒,一樣為世不容。兩千年過去了,當外道變成正統……老虎和狐狸的故事再度重演。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annelling, sou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那時未準備好

  1. KM Ho 說:

    竞然会遇到一起读完这本书的人🙂

  2. horse11 說:

    開始讀歇斯底里的《薇若妮卡想不開》,這次看得很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