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裔女性﹕自由的力量


feminite power

居港巴裔少女抗父命遭「賜死」 社工收刺殺令

「我知你下周六去伊斯蘭堡,我只須一百元,就可以殺了你。」協助在港南亞裔少女爭取權益的王惠芬收到恐嚇,全因她幫助一名巴基斯坦少女抵抗父命,不願回鄉嫁給老叔父,要與愛人留港成婚。南亞中東婦女地位低賤,千里之外,在港南亞裔女性景況不改,一樣被虐打、禁錮、盲目配婚、甚至要被頒下賜死令來挽回父親的面子。

無批准講野 成張摺凳車落去

王惠芬 () 是香港融樂會總幹事,幫助不少南亞裔少女爭取女權,可惜成功的例子不多。

「今時今日有好多女仔一到15歲就被安排結婚,佢哋反抗,向我求助,結果被禁錮,無幾耐就被送返家鄉,有啲我再見番時已經大咗肚。因為盲婚啞嫁,衍生好多家庭問題,動輒打老婆。」王惠芬說,「我試過好多次去做家訪,女人一講嘢,個男人就用個鐵兜、用張摺凳車落去,話個女人無經批准擅自開聲講嘢。」

父權膨脹的思維亦無因地域而改變,在港的南亞裔婦女,在社群內的地位卑賤,其中以巴基斯坦情況最惡劣。

30人殺上男家 拆散小鴛鴦

「一個巴基斯坦女仔喺香港出生長大,去到15歲巴基斯坦嘅合法結婚年紀,佢爸爸安排佢返故鄉同一個40幾歲嘅世叔伯結婚,佢唔肯,因為佢喺香港同一個同鄉男仔相戀,於是離家出走,個男仔帶佢返家鄉正式註冊結婚。女仔返嚟後住喺男家,呢段時間男家父母一直同女家聯絡,話既然已經結婚,不如大家做親家吧,但女家父母堅拒。女方父親喺族群中有地位有名望,覺得個女令佢無面。

有個晚上,突然卅幾個男人殺上男家,以佢犯咗姦淫罪,想挾個女仔走,我剛啱去做家訪,堅持唔俾佢哋帶走。」

王惠芬即時致電少女父親,但對方回覆因女兒犯了錯,除了死能挽回自己聲譽外,別無他法,「佢咁講即係向個女行賜死令,但我堅持唔俾,佢又降低要求,叫我勸個女返外家先。」

一班男人見她死纏爛打,唯有撤退,但臨走前說過,「買定機票,過兩日上嚟即刻挾佢返巴基斯坦。」

警不受理 社署唔收容

「我好驚真係會發生,帶埋個女仔去警署備案,但個阿Sir話個女仔未死喎,無乜嘢可以做,我話:『如果死咗,就係命案,唔係備案啦!』我又帶佢去社署嘅婦女庇護中心,但佢哋話個女仔無穿無爛又唔係俾老公打,唔收容得佢。」結果,王惠芬向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求助。

李卓人向記者憶述,「我幫佢打俾深水埗一位警司,叫佢加派人手巡邏嗰一帶,呢啲關乎人命,唔可以忽視。」少女安全最終得以保障,但王惠芬卻換來死亡恐嚇。

「我本來準備去巴基斯坦參加另一個我睇住佢大嘅男仔結婚,買晒機票,然後收到一位地區領袖電話,佢劈頭問我做過啲乜嘢好事?又鬧我一啲都唔明白佢哋宗教文化,叫我唔好理咁多,仲問我,『你知道貝娜齊爾(巴基斯坦前總理)點死嗎?我話知,佢被謀殺。佢再問,你想似她嗎?』」融樂會董事會得悉買兇殺人事件後,勸她千萬不要出發。

小情侶避世成眷屬

事發至今3年,小情侶堅持不離不棄,少女最終背負不孝之名,與父母脫離關係,一同脫離族群,去新界偏僻地區居住,今年18歲,已是3子之母。

圖文: AM730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38602&d=1943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