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希望


the mothers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
——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各位人大代表、各位政协委员:

当年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至今已进入第二十四个年头,昨日统领着中国的三代领导人至今也已由第四代领导人习近平先生出任。再过几天,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即将换届,选出新的国家主席,新的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和政协主席。

但是,二十三年来令世人瞩目、年年都会提上台面的八九“六四”问题,却在漫长的岁月里,被一届又一届领导人牢牢地压着,拒不作出公开的交代。

今天,新的一代领导人上任了,我们作为“六四”惨案的死难者亲属——天安门母亲,一致要求他们能弥补以往领导人的错失,果敢地作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处理。

这是我们的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

在两代会将要召开之际,我们敦请各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来关注、讨论这件事情,把推进“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作为你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去年12月,习近平先生在深圳、广州视察时的讲话中,谈到“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他认为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由此丢失了苏联的军队和专政工具,最后戈尔巴契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的一个党,“竟无一人是男儿,没有人出来抗争”。

他在这个讲话中没有提到中国的“六四”,但“六四”问题却呼之欲出。一次是中国的“六四”,一次是苏联的“八·一九”。两次重大历史事件,相隔不过两年,但结果却完全不一样。摆在中国领导人面前的问题是:中国的“六四”镇压究竟是经验?还是教训?他们不会不想到,而我们这些“六四”惨案的受害者,更不会不想到。事实上,当年苏联、东欧巨变即是引“六四”屠杀为戒,一个靠机抢、坦克维护的政权是不能持久的。

那么,当年中国的男儿在哪里呢?他们决不是调集军队实行血腥镇压的邓小平、李鹏,而恰恰是因为反对调集军队镇压而被邓小平、李鹏以及他们的后继者禁锢了足足十五年,不屈服、不检讨,然后默默地离开这个世界的赵紫阳;是当年在“六四”屠杀现场的死人堆里一次又一次地抢救伤员最后被子弹击中颈部死去的北医应届毕业生王卫萍;是一次又一次地把伤员用门板抬进医院最后自己却被别人抬进医院停止了呼吸的北京工人刘凤根;是为了救护同伴双腿被坦克碾掉后苦苦挣扎求生存最后被迫去国的北京体院应届毕业生方政……他们才是中国的好男儿。在“六四”惨案中,他们可歌可泣,视死如归,又何止于这区区少数几个人呢! 这群中华儿女有自信,不自馁,曾经前仆后继地抗争过,不过总是被摧折,被抹杀,最终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中。

在以往的半个多世纪里,有多少优秀的青年、壮年、男人和女人默默地倒卧在血泊中,告别了生他们、养他们的这片土地。这一场场、一幕幕的死亡、血污给中华民族留下了永不消退的阴影,中共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难道总要以千百万人的生命为代价吗!

在中国这个政治舞台上,总有那么一些过于自负的当政者,他们始终相信:有枪、有炮、有坦克就垮不了;他们始终相信:有权、有势、有钱就倒不了;他们始终不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他们也始终不相信:气数(统治的合法性)尽,一切皆干净。

“六四”至今已经快二十四个年头了,人们痛定思痛,沉下心来,思绪变得深邃、理性。时至今日,中国必须义无反顾地推行政治改革;但这决非坚持一党专制下的改革,否则就会回到改革开放前的三十年。要改革,首先必须解决“六四”问题,这是题中应有之义。回想起当年持续了五十天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广场上喊出了两个响亮的口号,一个是“要自由、要民主”,一个是“反官倒,反腐败”。今日,这两个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而膨胀到了顶峰造极的地步。因此,要实行政治改革,必然要沿着当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方向,紧紧抓住并解决这两个时代的主题。除此以外,中国无路可走!

“六四”问题的解决,取决于海内外各个政治派别、各种政治力量的反复较量,取决于朝野之间各种政治诉求达成最基本的共识。这个共识目前尚不存在。这就需要依靠民间和官方的对话、谈判。对话、谈判的成与败,一如人心之所向,民意之所归。

我们作为“六四”受害者群体,作为天安门母亲,有足够的信心,也有足够的耐心;我们这一代人过去了,还有下一代。我们的要求仍然是这样三条:

(一)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

(二)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做出个案交代;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以上这三条要求概括起来就是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

我们还曾多次申明:关于“六四”遗留问题的处理,必须秉持和平、理性的原则,纳入民主、法制的轨道,不能按任何党派、任何个人的意志办理,不能因袭以往历次政治运动过后由政府单方面采取“平反昭雪”的做法。我们意识到,属于我们自身的权利和尊严,包括死去亲人的权利和尊严,应该靠我们自己去争取和维护,不能靠他人的施舍。为此,我们提请全国人大按法定程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通过相关的决议,以求“六四”问题得到公正解决。这个主张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政治问题法律解决”。我们认为,通过立法和司法程序来解决“六四”问题,是唯一可行的途径。

在此次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召开前夕,我们再一次提出“六四”问题,再一次重申我们的主张和诉求。我们相信,形势比人强,请代表、委员们明鉴!三思再三思!

签名者: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狄孟奇 管卫东 高 婕 刘淑琴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郝义传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何凤亭 谭淑琴 肖宗友 乔秀兰 张桂荣 雷 勇 陆燕京 李浩泉 孙珊萍林武云 奚永顺(共 123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鈺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 罗 让 严光汉 李贞英 邝涤清 段宏炳 刘春林 张耀祖 李淑娟 杨银山 王培靖 袁可志 潘木治 萧昌宜 轧伟林 刘建兰 索秀女 杨子明(共32人)

2013.2.28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3/02/201302280024.shtml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ou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