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樹的斷想


397296_341_Emuvale-0
(轉貼自王丹的臉書)
關於樹的斷想
王丹
因為在臥室裡放了一盆樹栽,得以有機會每天切身與植物相處。這其實是很難得的體驗,因為畢竟我們即使喜歡在綠色的世界遊蕩,但是往往結束心靈之旅後,還是要回到人工的世界裡面對四壁。而這一次,我可以幾乎每分每秒地與這個小樹相處,在這小小的居室內同呼吸,那種感覺,彷彿身邊多了一個沉默的生命體。

其實,我們都忘記了,樹,本身確實就是一個生命體。只是它太沉默,沉默到我們會忽略它的存在。那天晚上,我才猛然意識到這樣的存在。

我養殖的這棵小樹,大概是到了換季的時節,最近開始出現樹葉脫落的現象。我白天出門,往往回來之後就會在地上看到幾片落葉。那天深夜,我已經躺在床上準備入睡,半夢半醒之間,突然在安靜的室內聽到一聲清脆的聲響,似乎有什麼東西輕微地,細小地斷裂開來。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因為周圍一片黑暗和靜謐,因而顯得格外突兀,使得我從淺眠狀態瞬間清醒過來。

打開檯燈,環視四周,似乎並沒有什麼可能發出聲響的跡象。目光遊走之下,我才發現,是一枝帶來兩三片葉子的樹枝,從小樹上折斷,躺在了地板上。翻身起床,撿起樹枝,放到桌子上,我卻似乎感受到了一些什麼。

原來,小樹也是有生命的。當我逐漸進入半睡狀態的時候,當萬物都在黑暗中沉靜的時候,這株小樹卻在進行這它的生命的新陳代謝。我的房間裡沒有風,因此那一節枯枝不是因為外力而折斷的。我是多麼地好奇那個折斷的過程啊,一定是有那麼一瞬間,在枯枝與樹幹之間發生了一些我不懂的物理或者化學反應,使得兩者最後的那一點點關聯的節點,最終無可挽回地剝裂開來,從而完成了這樣一個新陳代謝的過程。這是多麼奇妙啊,我是指樹枝自行剝離母體的這個過程。因為有這樣的過程,我們能否認植物也有它自己的生命嗎?當我們這些生命在呼吸,翻身,入睡的過程中,另一個生命也在輾轉,吐納,成長,我們只是形狀不同而已。當我們用人形的面目完成生命的歷程的時候,這些生命也同樣積極地面對世界,只不過是以樹木的形狀,用綠色的面孔而已。

農曆新年到元宵節燈會之間,台北市的中山北路上,沿著行道樹拉起來長長的燈籠。有一次我乘坐計程車,在兩旁的燈海中穿過,耳邊聽到司機先生在那裡憤憤不平:“就不會先在樹的周圍架起來一圈竹籬笆,然後在繞電線上去嗎?就非得直接把電線和燈泡那樣直接地纏在樹幹上啊?燈泡是有溫度的,那不會影響到樹木的生長嗎?樹也是有生命的啊!”

我保持微笑和沉默,但是為這最後一句倏忽打了一個激靈。我想起了我臥室中那棵小樹,想起來暗夜中自行脫落的小樹的肢體,想起那自行完成的生命過程,那黑夜中清脆的聲響。

真的,樹也是有生命的。

About horse11

I am light. I am lov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ature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